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赛马会正资151699.com
天翼文學->武俠小說->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TXT下載->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正文 第664章 這就是你的后臺?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正文 第664章 這就是你的后臺?

    第章這就是你的后臺?

    “哼!陸某早就懷疑你了,區區一個妖獸,就算再強又有何本事,原來后面還有個強大支撐,那位暗中助力的正主兒,速速出來做個了斷。”

    陸寒看出是龍皇玉,這種東西已經不屬于天寶,根本超出了修士法寶的范疇,屬于獨特神奇之物,更無法被融合打造,但可以逐漸溫養,許久后才形成戰力。

    一旦被成功馴化激活,那就是無休不止的護身利器,主動自我修復并忠心護主,屢次苦戰仍然如初,根本不受法力約束,就如同洪荒古龍力量不朽。

    但在巨獸實戰的剎那,陸寒已經蹙眉起疑,這肋骨狀的龍皇玉,似乎沒得到全部覺醒,而且從大嘴里飛空的剎那,還有些微小的顫抖,似乎力所不及那般。

    電光火石間,他直接開啟玄陰靈目,快速向幾棵古樹,以及淡藍旋渦后面掃視一遍,萬般情景清晰入目,然而未得到絲毫收獲。

    這類莽獸就算開了靈智,也無法將一件東西打造的非常完美,任何東西到了它們手里,基本被粗制濫造魯莽施為,豈能如此灰晶晶亮瑩瑩。

    更決定巨獸不是本主的一點,還在龍皇玉本身,它來自遠古圣龍身側,并且積存一絲龍魂,絕對至陽至剛兇悍威猛,本該克制煞氣驅逐灰色,露出的則為淡金甚至土黃,現在屬性相差太大。

    就連那根紫光琉璃的茅草,也有微弱神圣氣息,密集的小字酷似梵文,好像在佛家流傳萬年,那股宏大氣息根本不能被模仿。

    也在這時,巨獸一躍而起,并未受到任何傷害,卻快速閃退一旁,還做出低頭恭敬的模樣,對著淡藍旋渦十分虔誠。

    “主人!”

    “本尊就說過,你根本打不贏他的,想讓這兩位知難而退可要下點真功夫,將我的東西把玩了幾年,也未達到玄極歸一的地步,看來你們真的無緣。”

    轟——!

    異常深沉的說話聲,伴隨淡藍旋渦一陣動蕩,就從里面黑洞般的核心,逐漸由小到大走出耽擱身影,竟然是人族打扮,還惟妙惟肖極其相像,面容俊朗青年蓬勃,只是肌膚有點黝黑,穿著陳舊步衣,兩道目光深邃不可見底。

    他左手拄著黑紅色拐杖,右手晃動白色羽扇,脖子上還套著三個陳舊的鈴鐺,面無表情看著陸寒,雖然毫無半點氣勢,但冷莜瑜冷不丁瑟瑟發抖,接連噔噔噔退出好幾步,臉色微微蒼白。

    因為她已經感應到了一股力量,雖然無形無色無征兆,卻突兀的產生于神魂深處,好像見到妖王般,莫名間就有恐怖念頭誕生,身軀好像被推了一把,那是赤果果的等級差距上的壓制。

    實力相差太懸殊了,這秘境怎會有如此逆天的強者,為何當年它們沒現身?或許自己改情形命運極好,否則區區一個斑斕殿,都不夠這些存在橫掃。

    按照對妖族實力的分類,這個年輕人若化形不徹底,也霸占十二級大妖的頂端,但他早已擺脫本族桎梏,能徹底融于其他各族中,此類存在進階為真正的妖修,只手翻天萬法不懼。

    那巨獸便已超越常規,諸如在小世界的蒼梧圣地內,那些甲誨、蜓圂、陰冥之輩,在它面前根本不堪一擊,更別說徹底化形的東西。

    淡藍色旋渦隨著黝黑青年走出,幾次震蕩抖動后化為烏有,好像只為此妖修存在,那種莫名壓力也隨同消失,現在的周圍徹底恢復如常。

    “你退遠些!”

    陸寒并不回頭,卻向后揮揮手,用低微聲音盯住冷莜瑜,來到玄土本界,也該和一些高階正面剛一剛了,地上的還未看見,秘境里的已經主動現身。

    就算普通大乘期,這個青年也根本沒法比,陸寒敏銳感應到,這廝已經掌控了秘境的法則,或許此妖才是那位飛升者留下的小寵物。

    “你也想要真絕鬼花?但已經被我吃了三朵,再晚來幾天就真的所剩無幾,不如送你一株,就此離去永不前來,如何?”

    黝黑青年隨意撣了撣衣衫,好像在驅趕塵土,事實上干凈如斯,其渾身上下不然那半點塵埃,面容冷峻不曾廢話。

    “不!陸某出場費很高的,原本我要將秘境逛一圈,看中之物盡數帶走,既然你修行不易,乖乖給我帶路的前提,那就為爾等留下三成,足以保障你穩固神照境根基。”

    “或者,現在盡情一戰,等我將你擊敗,留下的東西就只有一成了,甚至把爾等盡數格殺,這片秘境從此易主。”

    ‘……?’

    陸寒更無比直接,根本無需思索,就把自己的計劃徹底擺出來,因為這兩個條件未經一戰后,完全根本不會生效,此刻形同對虛空大喘氣。

    黝黑青年雙目微微一閃,但只是冒出微微驚訝,毫無半點憤怒之意,然而陸寒已經分析出,這家伙內心震驚無比,他在為自己看透了其老底兒而動容。

    不錯,這位就是進階神照境不久的家伙,在玄界能跨進大乘期,便已位列上層,保障終生無憂進退有路,至于神照境,十萬修士難成其一,這還是在資質逆天和資源渾厚的背景下,非大宗門所不能承受。

    可見秘境之中,該有何等珍貴靈材珍藏于此,能誕生飛仙老怪物的地方,何其富饒與神奇,只取資源的一縷,就可受用無窮

    惠及三生。

    真絕鬼花,縱然曠世難覓,但在這秘境內,絕對不是最頂級的寶貝,僅僅助力一位大妖徹底蛻變并進階神照期,那等逆天材料在此界甚至幾乎絕無僅有。

    “喔!”

    黝黑青年不置可否。但他修長右手已經抬起,對這陸寒緩緩向前一推,仿佛有扇門擋在前面。

    然而方圓千丈內,驀的出現大量神奇顆粒,不下億萬盈盈悅目,而且這些顆粒又開始分裂,轉眼間鋪天蓋地酷似絢爛沙暴,但隨著妖修的輕輕一揮,詭異變化接連發生。

    陸寒距離黝黑青年還有數里,但卻不知不覺出現在光團里,好像自己被硬生生前移了,他和妖修都沐浴在千丈之內,外面視線快速模糊起來,內部在開始有一股股浪潮風起云涌,莫名威壓逐漸升高。

    氣息越來越恐怖的壓來,黝黑青年為大戰構筑一個小世界后,他那神照境的恐怖靈壓,終于不再隱藏的徹底釋放,而且密密麻麻的顆粒,與他接觸后便紛紛入體。

    “你很不錯,但太自大了,從此徹底失去生命,與真絕鬼花完全無緣,爾等人族的貪婪,只能換來滅亡。”

    咚——!

    那根黑紅色拐杖,猛地用力向地面一頓,卻如天鼓嗡鳴發出狂響,脖子上的三個陳舊銅鈴也跟隨亂顫,聲音幾乎要穿透上古,讓妖族神明親自傾聽,一圈圈浪潮般的音波,變成海嘯瘋狂卷動。

    ‘¥aa……!’

    咒語聲忽高忽低,千丈之內的空間不斷起伏,宛若大風吹過海面,一股強烈法則愈來愈濃,羅漢頓時凝重起來,心忖這家伙不動則已,否則必會一擊定勝負。

    然而對方做的這些,僅僅屬于烈酒剛開封,在黝黑青年一張口,還噴出個精致古樸的小燈后,陸寒頓感自己背負了石座大山,雙腳立即把地面壓塌大片。

    那種奇絕重力法則,形同小燈燒穿了仙界,有一座神峰筆直墜下,正好砸在自己頭頂般,迫使他不得不動用真手段了。

    小燈高度僅有五寸,通體淡藍幽幽,底座刻著數個陌生古文,還有個小巧的圓蓋將燈苗精準扣住,只留出五個窟窿,無數花紋把空白之處盡數占據。

    小燈方一出現,原本就炫彩的虛空立刻漂亮數倍,黝黑青年那根拐杖更憑空飛起,在主人頭頂緩緩旋轉,威壓更是奇絕恐怖數倍,似乎有種莫名森然的力量,要把上方掏出個大口子,從而降臨生吞萬靈。

    “嘎嘎!能讓本尊出手就動用本相的,你是第一個!”

    怪異的叫聲無端而出,絕非青年口中所發,并且無法探明來源,但他的頭頂高處,已經有個黑影越來越真實,一出現就有百丈高大。

    兩只瞳孔射出的黑芒,猙獰無比盯在陸寒身上,怪異叫聲就可以把元嬰修士震爆肉身,這里的世界頃刻間暴虐起來。

    他現在神照境界未穩固,聰敏的直接動用本體,就想以及除去大敵,這秘境存在至今,還是首次有無法形容的人族強者降臨,他無法看清這個人族底細,反而自己露出原形,豈能不認真對待。

    只見黝黑青年臉色凝重,對著古燈圓蓋一拍,蓋子騰空而飛,還發出悅耳輕鳴之音,但一朵燈花已經彈出,并且還有美妙音節響起。

    那燈花翩翩起舞,接著就來到高大黑影掌心,這方世界反而更美妙了,彩光顫動妙音橫生,似乎要為陸寒驅趕煩惱,把他的憂愁徹底掃清,幾乎心緒蕩漾陷入沉淪。

    但陸寒已經動了,一把三尺青鋒橫在面前,左手屈指連彈,龍吟聲頃刻大作,運氣翻涌空間折疊,還有犀利劍芒越來越密集,最后凝熱÷書成龐大的劍盾,把主人盡數護在其內。

    “不錯,區區妖修還能在樂律上有點天賦,讓我人族有何臉面自嗨,但你這曲調硬背改一改。”

    吟!

    鏗鏘——!

    當劍光開始卓絕飛舞,千丈內殺伐之音頓起,和燈芯跳動幾乎吻合,與黝黑青年的神通彼此激撞,立即變成毀滅性威能。

    “當這里不再有,當光明已經泯滅,當今生化為傳奇,一切都是虛幻,你——臣服吧!”

    額?什么和什么啊?

    黝黑青年竟然吟唱起來,好像哲學與道家的結合體,說出的話晦澀顛倒,幾乎前言不搭后語,被陸寒撇嘴皺眉的忽略。

    但對面上空,那巨大黑影徹底凝實后,被托舉在掌心的燈花大亮,終于將其猙獰本體徹底看清,果然臉黑如炭,虎口象鼻鬃毛黑灰,現在還是半蹲著,壯碩身軀造型怪異,一般酷似蒼狼,一般如同龍尾。

    兇獸對著燈花一吹,就見流光萬朵中,萬千燈花遍地都是,轉眼鋪天蓋地的把陸寒圍住,不知真假難辨虛實。

    而且有恐怖陰煞之氣爆發,形成大量迷霧,將遍地燈花做了遮掩,朦朦朧朧更加詭異。

    陸寒一掃而小,他就想伸手打假,將那燈花直接抹去,然而臉色微變的抬頭,不知何時已經有一個山丘巨拳,無聲無息狠狠砸下,劃過的虛空有點點燈花尾隨,原來這一擊才是重點。

    砰——!

    足有上百噸力量的拳罡,距離陸寒還有百丈。他周圍空間連同大地,就已經全部塌陷不知所蹤,而且萬千燈花紛紛破裂,迅疾連接成大片火海,還形成無數旋渦,有恐怖吸力鎖住陸寒,讓他舉手抬足更加沉重。

    然而一個拳影,帶著漫天銀光璀璨,還是從陸寒左手出上升,直奔剛猛巨拳而去,但他的身軀微微收縮,便徹底消失于原地。

    咕咚!

    千丈方圓以內的小世界,被一種輕微震顫占據,未發生驚爆般的撞擊,也無任何刺耳巨響,甚至沖擊波都不曾產生,但在外圍遠處的冷莜瑜,莫名其妙倒飛了出去,嘴角鮮血不斷涌出。

    然而比她更慘的是那個巨獸,只聽到一聲慘叫,龐大身軀上接連出現無數血洞,宛若被射穿的刺猬,幾個踉蹌便戛然倒下,氣息迅速變弱奄奄一息。

    那幾棵古樹,更是紛紛粉碎成渣,被風一吹消散殆盡,周圍數十里內的東西,均有不同程度損毀,草木皆無人身皆滅,冷莜瑜已經是不幸里的萬幸。

    “嗷——!”

    痛叫聲自龐大黑影嘴里吼出,它那碩大拳頭已經銀火騰騰,好像要燒進神魂般,怎樣甩動都無濟于事,緊接著彩光淋漓的小世界轟然坍塌。

    有個黑洞在雙拳撞擊處產生,瘋狂吞噬天地元氣,連動蕩都不放過,裂縫扭曲無盡深邃,那里面酷似連接這幽冥。

    而且黝黑青年的那盞燈,巨顫幾下突兀熄滅,有一道細微的銀絲,不知何時正扎在燈芯上,那里冒出一圈圈奇怪漣漪。各種法則交替廝殺。

    zshengdhizhitianxiawhuang

    。
    
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 全民福州麻将群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基 3d彩吧图库吧 免费下载熊猫麻将 7星彩历史开奖号码 飞艇pk10稳赢公式 三明配资 四川熊猫麻将软件下载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 蓝胜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