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赛马会正资151699.com
天翼文學->都市小說->禁區獵人TXT下載->禁區獵人->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同母異父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禁區獵人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同母異父

    壩上高原,曹余生的宅院里,苗光啟蹭上了一頓晚飯。

    如今曹余生一個人住,下廚他親自來。

    曹余生這輩子愛好廣泛,古董收藏造詣極高,對吃也很講究,尤其是以前燕京的宮廷菜式,他下了血本收集過菜譜。

    讓曹余生一個人弄一桌上好的酒席,那他畢竟不是周令時和楊拓這樣的有家傳手藝傍身,這曹胖子多少有些眼高手低。

    可兩人吃飯喝酒,弄幾個下酒菜問題不大。

    此時的時節,壩上高原算是春寒料峭,燒刀子雖然喝起來過癮,但不終究不如燙熱了的黃酒暖心暖胃。

    桌上最硬的一道菜,是三尾清蒸的小黃魚。

    這是東海舟山那邊的水產,零下四十度急凍,然后再冷鏈運輸過來的,風味保存得極好,肉質是又嫩又鮮。

    這兜里要是沒幾個騷錢,此時此地,還真吃不上這東西。

    屋里炭盆燒得火紅,苗光啟喝著暖酒吃著鮮魚,心情不錯。

    他看著對面的曹余生,開口說道:“神農架的獵場,你有什么想法嗎?”

    “賀家獵場。”曹余生白了他一眼,“我能有什么想法?”

    “之前是賀家獵場。”苗光啟淡淡說道,“可如今這樁事兒之后,這獵場就不是賀家的了。

    當年神農架里‘猾褢’猖獗,云家無力平定,賀家前去增援。

    前前后后花了四十年,賠上了上百條人命,這是賀家人仗義。

    所以,打那之后,雖然百年前的平輩盟禮上,賀家被打落九寸門檻,可賀家獵場這件事兒,賀家人想做,沒人會攔著。

    賀家人能借此生財,那是他們祖輩用命換來的,當時無論是魁首林家,還是祖庭云家,都會支持。

    可現在,一百年過去,撈也撈得差不多了,人也得罪得差不多了。

    老賀家祖上那點兒香火情,已經被這群不肖兒孫給敗光了。

    要是沒有六年前,賀彪帶著那幾個賀家二房獵人馳援昆侖山,林朔這孩子念著這份情義,如今的賀家那就是萬劫不復。

    這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在我華夏腹地弄這么一片獵場,養虎為患,這事兒無論怎么看都是不對的。

    之前這么擰巴著,是人情。

    如今人情沒人命大了,這事兒就不行了。”

    “聽你這意思,神農架這個獵場,是開不下去了?”曹余生問道。

    “自然是開不下去了。”苗光啟說道,“要是我猜得不錯,林朔應該也是這么想的。

    這小子,別看平日里是個悶瓜葫蘆,肚子里的算盤精著呢,是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

    這個獵場,他肯定會趁機吃下去,理由還非常冠冕堂皇,讓人挑不出錯兒來。”

    “沒你這么說自己女婿的。”曹余生白了苗光啟一眼。

    “你這人護短護得都不講道理了。”苗光啟翻了翻白眼,“他這個叫陽謀,堂堂正正,我這是在夸他呢。”

    “比起你的那些個下三濫手段,他辦事兒倒確實更站得住。”曹余生笑道,“你苗光啟算是是個有自知之明的,否則我看你這個會長的位置,也不會這么痛快地讓出來。”

    “余生啊。”苗光啟說道,“一個人在一件事情里,扮演什么角色并不重要,關鍵是要能推動事情往前走。要是沒有這點覺悟,只顧著自己的身份地位,又談何理想啊?”

    “雞湯就別灌了。”曹余生擺了擺手,“說正事兒,賀家獵場林朔要是吃下來,以后神農架怎么辦?”

    “你還是沒理解到位。”苗光啟說道,“以后神農架怎么辦,關我們什么事?

    土地那是國家的,就算我們以后能承包下來,干什么,種草藥啊?

    這又不是咱獵門的業務。

    關鍵是‘獵場’。

    林朔要吃的,不是神農架這塊地,而是‘獵場’這個業務。

    不是土地使用權,而是行業經營權,明白了嗎?”

    “嚇我一跳。”曹余生說道,“我還以為你要慫恿林朔繼續在神農架搞獵場呢。”

    “當然不是了。”苗光啟說道,“獵場這個東西,雖然賀家人之前經營不善,但這本身是目前國內獵門家族的剛性需求。

    尤其是在我們整個全球化的狩獵體系建立之后,一個受控的獵場,是必須要有的。

    否則傳承獵人的出師,會是個大問題。

    但絕不能在神農架里搞,這是華夏腹地,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設想。

    所以地方得遷,海外弄一個孤島,設個禁區。

    地方得稍微大一點,不然不夠折騰。”

    “那你這拖著在我這兒蹭飯,不往婆羅洲趕。是看上婆羅洲這個島了?”曹余生問道,“你在等那邊人死光?”

    “哎?本來我還沒想到這一出,被你這么一提醒,還真對。”苗光啟一拍大腿。

    “行了,別演了。”曹余生擺了擺手,“婆羅洲那是群島之一,不是孤島,東西順著跳板就蹦上歐亞大陸了,你沒那么蠢。”

    “關鍵是沒那么有錢。婆羅洲太大了,這么大一個島,我看林朔他們家也是買不起的。”苗光啟笑了笑,“跟目前神農架林區差不多大就成了,地方我都已經挑好了,就在太平洋上,我已經在跟對面初步接觸了一下,對方也有這個意向。

    回頭你跟林朔說一聲,找我商量這事兒,我去談便宜。

    我現在畢竟是他老丈人,不好自己直接開口。”

    “明白了。”曹余生點點頭,“你最近窮瘋了,想賺筆差價。”

    “嗐,跟你這種渾身充滿銅臭的人聊天,就是這么無趣。”苗光啟略顯尷尬地摸了摸鼻子,“瞎說什么實話。”

    “這倒無傷大雅,我給你去當這個說客就是了。”曹余生搖了搖頭,喝了一口酒,放下杯子說道:“對了,問你件事兒。”

    “問唄。”苗光啟似是去了一樁心事,這會兒興致很高。

    曹余生緩緩說道:“之前紅沙漠里,你聯系中科院院士,遠程指導前線戰況,看起來比誰都積極。

    可眼下神農架里面的事兒,你兒子胳膊都沒了,你卻一點都不上心,反而去惦記買海島的事兒。

    老苗,這是不是有些反常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苗光啟說道,“是不是又在懷疑,神農架里的事情,是我搞得鬼?”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你自己以前造得孽,心里就沒點數?”曹余生說道,“所以你現在說話辦事,必須要花一部分信任成本,你至少得給我一個解釋。”

    “紅沙漠里,多佛惡魔到底怎么回事兒,連我都不清楚,我當然好奇。”苗光啟說道,“可眼下這個神農架,對你們而言是個新鮮事兒,對我來說卻是炒一鍋冷飯,沒啥好說的。當年,我跟林樂山,還有云三妹,一起去過神農架,處理過這個事情。”

    “還有這事兒?我怎么不知道?”曹余生驚訝道。

    “你那時候還在曹家分支理賬本呢,我們還不認識你。”苗光啟淡淡說道。

    “那你們之后怎么沒跟我說過這事兒?”曹余生又問道。

    “礙于云三妹的面子,不好說。”苗光啟搖了搖頭,“這事兒跟云家有關系。”

    “那現在怎么成這樣了?你們沒處理干凈嗎?”

    “不是沒處理干凈,是壓根就沒處理。”苗光啟攤了攤手。

    “你這話說一半留一半的,真討厭。”曹余生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趕緊詳細說說。”

    “當時云三妹感應到了神農架有問題,對賀家作出了警示,賀家當時的家主是個棒槌,敷衍了事。

    云三妹不放心,于是就帶著我和林樂山,特地偷偷跑進獵場去看了看。

    那里面有個叫馬逸仙的,是云家以前的一位傳承獵人的丈夫,仗著有幾分云家傳承的修為,在我們仨人面前趾高氣昂的,結果被云三妹收拾了一頓。

    不過這里面的事情呢,云三妹還真不好處理。

    而且當時整個獵場,也還算井然有序,沒搞出現在這么大事兒來。

    念著跟馬逸仙和賀家的香火情,云三妹就暫時把這事兒擱置下來了,讓我們倆跟著她撤退。”

    曹余生問道:“那這里面到底什么門道?”

    “我也說不清楚。”苗光啟說道,“云三妹在那個天坑上面感應了一會兒,說這事兒可大可小,目前她不便處理,以后讓她跟林樂山的兒子來辦。

    嘿,這句話把我給氣得啊!

    憑什么就是她跟林樂山的兒子呢,就不能是她和我的兒子嗎?”

    曹余生不由得啞然失笑,隨后似是想起什么來,問道:“老苗,說起兒子,我還一直沒問呢,苗成云是誰生的?”

    “廢話,我生的啊!”苗光啟瞪著眼說道。

    “我問他母親是誰?”曹余生說道。

    “他沒母親。”苗光啟搖了搖頭。

    曹余生臉色沉下來了,盯著苗光啟看。

    苗光啟怔了怔,隨后嘆了口氣,說道:“他是我培養的克隆人。身上的基因跟我一模一樣。”

    曹余生沒說話,繼續盯著。

    苗光啟愣了一會兒,隨后一陣惱羞成怒,吼道:“我既然有這個技術,我能不用嗎?

    沒錯,我是取了云三妹一根頭發,體細胞基因剝離,做成了生殖細胞。

    苗成云,確實是我跟云三妹的基因結合!

    你能把我怎么樣吧?”

    “那這么說……”曹余生說道,“苗成云其實是林朔同母異父的兄弟,而云秀兒,是苗成云的表姐?”

    苗光啟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幽幽說著:“技術上可以這么說,倫理上不是。”

    “難得,你還知道‘倫理’二字。”曹余生嘆了口氣,舉起了杯子:“木已成舟的事情,我能拿你怎么辦?喝酒吧。”

    ……
    
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选哪个 中国的股票配资平台怎么样呀 股票推荐分析 华讯配资 手机炒股流量 米牛网配资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的 淘股吧股票论坛电脑版淘股吧和雪球哪个好 股票涨跌的原理是什么 000026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