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赛马会正资151699.com
天翼文學->玄幻小說->超武末世TXT下載->超武末世->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戰斗種族波羅斯人,降臨!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超武末世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戰斗種族波羅斯人,降臨!

    “靈魂在這宇宙,便猶如清泉流水流淌于天地世間,宇宙因為靈魂而繽紛絢爛,世間因為流水而生機勃勃。”

    “但是,靈魂也是諸神的根基,徐大人剛剛說得好,沒有設立冥府鬼國前,眾生一樣往來輪回,但是,那是往來輪回于整個宇宙體系,并非輪回于我東方天庭!”

    伴隨著不死實帝周笑的話語,他展開的森羅圖卷上,鬼氣森森,黑焰升騰,整個都鮮活了起來:只見圖卷上的黑色骷髏們日夜跪拜祈禱,但卻終究一具接一具的殘缺破碎,最終,只剩下滿地枯骨。

    “這就是現在的東方天庭,天庭初立,這方面的問題還不明顯,但不謀一世者不足以謀一時,若是等問題顯現的時候再解決,恐怕就已經晚了。祈并者的‘永生’是虛假的,這一點大家不會不知道吧?”

    生前虔誠的優秀信徒在死后會由神使帶到各自信仰的神之國度獲得重生,并在神之國度中獲得永恒,這些信徒也被稱之為祈并者。這表面上聽起來很美好,但傳統意義上的祈并者畢竟并不具備真正的永恒本質,他們的永生是由神祗賜予的,因此哪怕肉身不毀,其靈魂也會在漫長的光陰中達到難以負荷的那一天。

    這些年來,東方天庭不斷攻破掠奪血月神國,因此這方面的知識也是具備的,知曉周笑所言非虛。

    “雖非有意,但祈并者靈魂破碎融入神國,固然強化了神之權柄,但卻也違逆了人神契約,當這種負面惡業積累到一定程度時,便會成為整個神系的大包袱甚至火藥桶。”

    “然而,若是可以建立起冥府鬼國,屬于東方天庭的輪回體系,一次一次洗涮祈并者的靈魂,也許,就真的可以做到‘流水不腐’,性靈永續!”在周笑的話語聲當中,他展開的那圖卷內,無數的骷髏被卷入了一個巨大的黑色河流當中,進入的時候是骷髏腐骨,再一次走出來的,卻是五顏六色的鮮活眾生。

    (從多元宇宙靈魂輪回體系中截流,自建體系,這樣東方天庭的根基就越來越雄厚了……其它方面不說,周笑這個家伙的才華,真是不俗啊,他就可以看出整個東方天庭所隱藏的問題,然后解決它。)石應虎雖然并沒有被周笑的話語所震懾,但他也在一旁靜靜聽著,不得得感慨周笑的才華能力。

    漸漸得,周笑將在場的眾神都說服了,因為的確是這個道理,冥府鬼國,獨屬于東方天庭的輪回體系必須要建立,并且,是越早建立收益越大,等到問題真的迫在眉睫、火燒眉毛時,東方天庭恐怕無力再建立冥府鬼國了,等到那個時候也晚了。

    “冥帝,不愧為我天庭的股肱之臣,冥府鬼國體系確有設立的必要,那么這六十年無息借貸本帝便批準了,先投入六十年借貸,以后數年再視實際情況逐漸追加投資。”

    就在這個時候,石應虎突然上前兩步,這一幕,讓呂放接下來的話語沒有再說下去,一旁的周笑也隱隱皺眉,他不明白,在這個問題上剛剛才拿了自己巨大好處的戰爭君侯,為什么會卡自己,若是沒有足夠的理由,這樣的做法就是在把自己當作死敵了。

    即便是戰爭君侯,也不會想無必要的招惹死亡君侯這樣的一方大佬。

    “陛下,臣有事啟奏。”言說著,石應虎一揮手,以神力再現了秘泉一族泓泉翎的水鏡畫面。

    有兩顆金屬球型的飛行器,正面向一顆蔚藍色的星球超高速飛行。

    “據可靠消息,六階文明中的戰斗種族波羅斯人,正在趕來地球的路上,預計降臨時間為,兩年半以后。”石應虎故意把時間說得更靠前了一點,以求作出留力。

    “什么?”

    “六階文明!”

    “消息真的可靠嗎?”

    “哎,這可真是多災多難啊!”

    石應虎一句話出口,身后一眾天庭眾神便按壓不住紛紛議論起來,因為剛剛才打完血月戰爭,東方天庭的眾神對于文明戰爭,隱隱有些心有余悸的意味。

    “是因為科瑞隆?瑞辛最后的詛咒嗎?”

    “并不十分確定,但恐怕是的,他向外宇宙投放的地球座標訊息,被星際商人成功截獲了。”

    聽到石應虎的回稟,呂放一時間也沉默了,似乎想到了十多年前,那場極盡盛大恐怖的死亡。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強生弱死本就是天道之意,宇宙公理,卻也沒什么好說的……應虎,你作為天庭的戰爭大臣,第一戰將,對于這一戰,可有什么對策嗎?”

    “無外是從兩個方面考慮,一者強大自身,一者削弱對手。臣請除天庭正常開支以外的全部神力供應,以及神器賜予,兩年之后,臣愿以決死之志與天外之敵,決一死戰。”

    “君侯豪氣!”

    “是啊,戰爭君侯是我東方天庭第一戰將,在同一境界階位,我從未聞光榮之虎有戰敗過的記錄,若是這樣的話,兩年后的那一仗說不定有可以打贏的可能啊。”

    “也沒有其它更好的辦法了。”

    “冥府鬼國的事雖然重要,但現在大難臨頭,一時間卻也顧不得了。”

    作為天庭第一戰將,石應虎這個要求是非常合理的。皇帝也不遣餓兵,現在更高級文明來襲,戰爭大臣主動請戰,總不好其需要的資源都不供應的。

    “這個……呃,這個容我再考慮一下,你只說了強大自身之法,那么削弱對手之法呢?”旁人不知,呂放難道還不知道,石應虎身具仙神之體,將東方天庭大量的神力供給他,他以神道晉升六階還好,他若是以法身晉升六階,呂放覺得自己的天帝玉座都坐不穩了,因為那個時候的石應虎恐怕完全擁有刺王殺駕的能力。

    因此石應虎的要求雖然合理,但呂放哪里敢輕易答應他。

    “削弱對手之法,便是結成大陣環護地球,將天外之敵阻隔于本土世界之外,具我所知,這方面知識血月諸神那一邊有過研究。”

    “不僅僅是血月諸神那邊有研究,天庭這邊同樣有研究,只是‘周天星斗大陣’計劃剛剛也才立項不久,即便做通了血月諸神那邊的工作,獲得他們的研究資料,短時間內,這回護一界的法陣也組不成。”

    接下來,其它眾神也趁著這一次的朝會各自啟稟了一些問題事項,然而在“冥府鬼國”與“天外之敵”這兩件大事面前,卻都顯得雞毛蒜皮、無關緊要。

    在皇極凌霄殿的朝會結束后,眾神散去,石應虎與周笑這一次依然落在最后。

    “天外之敵波羅斯人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啊?你是不是在哪知曉我的肉身頂多還能再撐兩年,因此故意放出這個假消息,想要徹底廢了我?”

    “……想多了,我真沒有那么關心你,你即便修成閻魔法身依然遠遠不是我的對手,你的死亡寂滅爪的確是利害,但你自身的修為太弱了,對我構不成威脅。”石應虎與周笑兩人并肩而行,分別這樣言道。

    “……那就更加麻煩了,天外之敵波羅斯人,這個消息你是從哪得來的?”

    “探索外宇宙時的意外收獲,其實沒你想的那么麻煩,你沒發現嗎?帝君坐得很穩!”

    “你是說,帝君還有牌沒打出來?”

    “東方天庭體系終歸是為帝君服務的,若無你我,帝君可能還會輕忽放縱,但你我一日不死,帝君一日不敢放松。”

    “經你這么一說,我突然發現自己還是蠻重要的啊,哈哈哈哈。”仰頭長笑,然后周笑大步得離去了。

    這一刻,石應虎看著周笑離去的背影,都不知道他到底會怎樣選,要么徹底放棄仙神一體,煉化肉身,徹底融入神道,令自身的神道修為更進一步。要么便殫精竭慮的保護肉身,但作為炎黃神系東方天庭的唯一死亡主宰,在死亡原力膨脹沸騰的今天,這條路卻是越來越不好走了。

    然而,就在石應虎也打算離開時,卻見周笑又折身回返回來,他指了指身后,只見是一身白袍身材矮小的太白金星,這個家伙也不知道是什么根腳出身,極得呂放的信任。

    “兩位君侯,陛下有請兩位移駕玉皇宮,共商討逆大業。”一邊言說著,太白金星一邊深深施禮,他在其它神靈面前是天帝親信,一方重臣,但這個譜卻是不敢在眼前這兩位的面前擺的。

    眼前這兩位與其說是東方天帝呂放的下屬,莫不如說是合作伙伴合適。

    …………

    九重天的最上層,眾神之首,玉皇宮。

    盡管已經極是恢宏龐大,但東方天庭依然一日不停的在繼續修建著,據說要修建滿三十三重天,那個時候的東方天庭,幾乎就可以自成真實世界了。當然,這是困難至極的,越往后修便越是艱難。

    “唉,想想血月諸神,萬神之后只要能站穩腳根的,隨便哪一個沒享受千百年仙福歲月?每日只需要飲宴享樂,縱情生色,哪像我們兄弟,明明成了神,都t累得像條狗,我每天處理大小事項就要工作八九個小時,半刻也不得閑的那種。”

    “陛下,禮儀。”太白金星過來阻攔,結果被呂放一袖拂到一邊去了,頓時再不敢說什么。

    玉案之上,擺著種種珍饈,龍肝鳳髓、瓊漿玉釀,宮室之內也并無歌舞,只有少少一些天女力士服飾,似乎都是呂放的親信之人,因此此時此刻呂放顯得有些恣意忘形,什么大實話都往外說。

    “宇宙的游牧民,戰斗種族波羅斯人,六階文明,其性格天生好戰,暴躁嗜斗,生存模式是尋找合適的星球進行征服、奴役、販賣,也就是說這一次我們若是打輸了,我們的族人就會成為奴隸,我們的星球就會成為貨品。哦,也未必就是奴隸,也許是口糧也說不定。”呂放,明顯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在從石應虎那邊知道來犯者是波羅斯人后,他很快就通過自己的消息渠道獲得了更多訊息,當然,這也并不完全是好事。

    “陛下,我們想要避免這一命運,就要打敗來犯的強敵,東方天庭建立的時間還短,無法結成阻擋屏蔽對手的陣法,因此只能將全部資源集中在我或者陛下您的身上……否則,是很難有勝算的。”

    “未必。血月投降的神祗當中,有一人向朕獻出了一張秘寶圖,其中蘊藏著海量的信仰元晶,若是可以大量獲得的話,也許我們三人,都可以在短時間內鑄成更進一步的神軀。”

    (你到底是多怕我會超過你啊,連這樣壓箱底的東西都拿出來?)

    雖然在心中吐槽,但石應虎也知道真正的重頭戲來了,他與周笑二人傳閱著通過太白金星傳遞過來的星圖,這里并非是地球附近的外宇宙空間,而是一處空間座標點,目前來說飛是飛不過去的,但若是另一邊的空間座標點也有呼應的話,卻可以直接傳送過去。

    “這張寶圖是真的嗎?別再是血月諸神的陷阱,我們現在已經折損不起戰力了。”周笑在看過星圖這樣言道,性子卻是極為小心謹慎。

    “是真的,因為我已經開始探索開采了。”說著,呂放取出兩顆晶瑩剔透的金暉碎礫,投擲給石應虎與呂笑。

    接過那信仰元晶,握在手中如掌握著一個小太陽,以石應虎的手掌為中心向四周擴散著熾烈的神力。

    信仰元晶是神力的實質化結晶,許多神祗若是被人擊殺神力卻沒有耗盡,就會留下大量的信仰元晶,當然,這種東西對于普通人普通修者沒什么用,可對神明來說,卻是極好寶物。

    (呵,若不是波羅斯一族的到來,呂放這家伙把那里開采光了恐怕也不會叫上我們,難怪他這幾年越發的財大氣粗了。)

    (媽的,夠狠的啊,明明占著這樣的富礦,老子想建冥府鬼國還推三阻四,若不是現在要我們賣命了,這樣的好事哪里輪得到我們?)

    這一刻,石應虎與周笑都是表面笑嘻嘻,心里,當然,事實上若是這兩個家伙有這樣的際遇,同樣也不會告訴另外兩個人的。

    “那位隕落的神祗,是一位極為強大的火神,并且由于死去太久了,它的陵墓當中大量的神孽與惡魔衍生,我也是擔心其中有詐,因此先過去探探路,若是確定為古神遺藏,我一定會同你們一同開采的,二位可一貫是我的左膀右臂啊。”

    “當然,當然,陛下對我等之恩情厚義沒齒難忘。”

    “陛下,我們什么時候去探索那位火神的陵墓?波羅斯人兩年之后就會到來,即便大量開采出信仰元晶,煉化也需要一個時間,事不宜遲,臣的建議是越快開采越好。”

    “呃,這個嘛,畢竟并不是急于一時的事……另外現在是多事之秋,波羅斯人兩年后就降臨地球了,這種時候,我們是不是先將資源集中在一個人身上,供養出一位六階生命體,以保成全!?”

    “我建議嗎,就先由我來進行強化,然后是應虎,然后是冥帝你。”

    這件事情這樣的做法,周笑是挺不愿意的,畢竟信仰元晶的儲量是多少現在還不知道,呂放晉升六階需要消耗其中多少也不知道,但周笑終究知道,呂放并不是在同他商量,現下這種情況,這種分配方式也的確是相對妥當的。

    更何況自家知自事,嗯,現在石應虎也是知道的,周笑獲得大量神力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先修煉凝成五階法身,而不是晉升神道等階,這件事對于周笑而言,是長久利益,大幅增加未來修煉潛力的,但同時也是吞噬大量資源利益,于短時間見不到戰力收益的事。

    周笑底氣不足,終究還是認可了呂放的提議,而石應虎的情況與周笑類似,他并不打算直接晉升神道等階,而是打算先晉升仙身等階然后再晉升神道等階,否則的話,可能太極法身也無法承受六階弱等神力的沖刷(五階是微弱神力),在這種情況下,將神道資源集中于專注于神道修煉的呂放,事實上明智之舉。

    在玉皇宮當中談好之后,半個月之后,東方天庭開啟了時空之門,將各自帶著大量親信的呂放、石應虎、周笑帶到了古神遺跡處。

    孤寂的死星,一位古代的火神隕落于此,它的尸身形成了一座巨大的火山,其溢散的火焰神力可能原本滋生了許多神孽、異獸,但那些家伙其實現在已經被清得差不多了,至少明面上,已經沒有太多的神孽、異獸在干擾天庭神使們開采信仰元晶。

    “我的天啊,真是好壯闊的景象啊!”這一次外出,石應虎是帶著阿蕾塔?維努出來的,此時此刻金紅雙翼的戰斗天使飛舞半空中,注視著下面大片大片的金紅色結晶體,只覺得這景色壯闊而秀麗。

    “哼,難怪呂放那個老陰比會拉上我與周笑,原來這里的神之詛咒如此的濃烈,數千年時間了,那濃烈的恨意依然無法消散,死在這里的那位古代火神到底有多強?”

    伴隨著石應虎的話語,飛到半空中的阿蕾塔?維努只見在大地縫隙當中,有一股股深黑色的煙氣擴散開來,漸漸的,包裹住了整個星球。

    神孽與惡魔雖然被清得差不多了,但呂放卻對這神之詛咒沒有太多的辦法,雖然那些黑霧無法傷害到他,但傷害東方天庭的天使卻是沒有一點問題的,雖然都是虔誠的祈并者,但被那神之詛咒籠罩久了,就會知道越來越多的神之負面,神之秘辛,最后引祈并者墮落,化為新的神孽或惡魔。

    “戰爭之主、死亡冥帝,保護吾等之信徒,不受邪惡侵害。”伴隨著呂放一結法印,虛空中頓時傳來一聲如天外驚雷般宏大而震撼的聲音。

    緊接著,恢宏澎湃神力就猶如從銀河九天直泄而下的滔天瀑布洪流,滾滾而落,聲勢駭人聽聞。

    隨著呂放、石應虎、周笑三人的接連出手,天庭、熾天神域、死國信徒道眾的身上浮現出神力的光輝,一時間神威凜凜,圣輝煌煌,東方天庭三大主神聯手,組成介于虛實之間的神域領域世界,令三者身后的時空之門中,可以源源不斷的涌出大量天界神使,開采信仰元晶神力礦物。

    信仰神祗的晉升,一方面需要海量的神力供應支援,另一方面其實也是需要神之規則的領悟的,并不是僅僅只有神力充足就可以了,石應虎不清楚周笑與呂放的神之規則分別領悟到什么地步程度,但他知道應該是比自己深得多的,雖然自身有超凡法身可以側視俯覽神之規則,但周笑與呂放畢竟都比自己長成神一百年,而兩人,也絕非是無能之輩、懈怠之人。

    源源不斷的信仰元晶被采取回去,供給東方天庭之主呂放,令其,日益強大!

    …………

    五年之后,兩顆經過漫長宇宙時間的金屬圓球,挾帶著一股疾速飛至那顆蔚藍色的星球。

    其實,大概一年到兩年之前,他們兩個就應該到的,但是于兩年前莫名受到強大生命體的襲擊,雖然將之擊退,但也損壞了飛行艙,漫漫宇宙,沒有飛行艙導航可不是鬧著玩的,因此兩人也只能先修好飛行艙,再前往目的地,因此拖延了些時間。

    飛行艙非常順利的突破大氣,猶如兩顆紅色的流星一般降臨到地球,轟擊出兩個較小的隕石坑。

    因為這兩顆飛行艙剛好降落在郊外公路的一邊,因此剛好被來往的車輛注意到了,流星隕石在這個時代還是很值錢的,因此那名駕馭員將車停到道路的一旁,下車跑過去看熱鬧,走近之后才發現,隕坑里的東西似乎同自己想象的不大一樣。

    咔嚓,呼呼……

    伴隨著飛行艙金屬球的開啟,高溫自其中噴出,而后,一名穿著類似于甲衣的粗壯大漢,自其中走出來。

    “卡薩特,你說我們受到的那次襲擊,是不是地球人對我們的攻擊,干擾我們?”

    咔嚓,呼呼……

    “最好是他們,那個用劍女人居然能在我面前逃走,實在……很有意思啊。”伴隨著飛行艙金屬球的開啟,一名長發的健碩青年人自中跳出,他一邊言語著,一邊以手指劃過臉頰上的傷口,其面頰中央處只有一只獨眼,閃爍著嗜血瘋狂的光。

    “你……你們是外星人嗎?”隕坑一旁的那名人類,似乎還沒有搞清楚此時此刻的狀況,因為這些年來隨著血月異族的不斷融入社會,因此土著地球人對于奇特的相貌,不再那么反應敏銳了。

    那名穿著甲衣的高大壯漢,看了那個地球人類一眼,下一刻,對方的腦袋就直接爆開了,鮮血猶如噴泉一般猛烈噴涌出來,這一幕被公路上的其它車輛看到,嚇得幾乎因此撞樹上,趕緊遠遠開走了。

    “這個世界的土著好弱啊,身體素質弱得驚人,精神力也不夠強大,應該是科技側的文明,上一次征服這樣的文明的時候,被他們用電磁軌道炮轟了幾十炮,真的是挺疼的。”

    “巴澤,別玩了,快點干活吧,我們已經晚了兩年時間,這個時間要從征服這顆星球的時間里扣除。”

    “好的。卡薩特你西半球,我東半球!”一邊言說著,那名壯漢一邊身軀懸浮高飛而起,雖然是波羅斯星人,但卡薩特是貴族,擁有神圣之獨目,而巴澤則是平民,他的長相更接近于地球人,當然,這一點,他自己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五階強者,肉身飛行的速度快得驚人,巴澤很快便飛到了一處東方世界大城市的上空,看著下方人流涌動的景象,冷冷一笑。

    “真是熱鬧又脆弱的文明啊,我就讓你們,更加熱鬧一些吧。”一邊言說著,巴澤一邊將右手握于自己左頰一側,在力量的匯聚下,其右拳緊握間膨脹起一圈。

    “毀滅吧!”

    就在其右手一揮而出的瞬間,巴澤突然覺得眼前一花、手腕一緊,下一刻自己的右手掌便莫名拍按在了自己的胸膛處。

    轟!

    在巨大的能量作用下,巴澤的身軀包裹著一股能量,轟然間倒撞向一座山岳,并且在轟隆巨響聲當中,將那座山岳自中撞斷了。

    (武道系超凡生命體,身軀堅固度驚人,能量控制力驚人,評測階位……五階高階!)

    (知道了。)

    “真的有五階高階嗎?看上去也不怎么樣,讓我們處心積慮得準備了五年,別沒有一殺的價值啊。”在這樣打擊心意的幽幽話語聲當中,那座被波羅斯星人巴澤撞碎的山岳驀然被陰暗的死氣籠罩覆蓋,以死亡魔力為筋骨,以大地土石為血肉,就猶如蓮花綻放般將其中之人包裹:極暗魔爪?覆地法印。

    轟隆,轟隆,轟隆隆!

    在不死冥帝周笑的全力施為與死亡魔爪神器的雙重作用下,接連的蘑菇云噴涌上天,雖然看上去同核彈爆炸也差不多,但其實殺傷力更加凝聚,并且附加著多重的死亡神術詛咒效果:讓其致傷、致殘、致死率都大幅暴增。

    “啊啊啊啊……”

    本來下方城市里的人正在逛街,突然間就見到不遠處(視覺錯覺)的山突然塌了,不少人直接就被嚇慘了,慘叫著奔跑。

    這個時候,石應虎也顧不上下面的人,只有以最快的速度擊殺入侵者,才是挽救性命,挽回損失的最好方法。

    在身旁處百米處暗影一閃,周笑的身形出現,滿意得觀賞著自己的杰作。

    “喂,那個家伙真的有五階高階嗎?我感覺他體內的能量運行模式非常簡單粗糙啊,感覺跟兵鋒訣也差不太多。”

    (小心!)

    就在這一刻,石應虎眼中瞳孔一擴,而后猛烈一縮,急聲傳念給周笑作提醒,然而卻已經晚了,只見一道暗影以一種非常之夸張的速度破空而來,近身一拳轟擊在周笑的小腹處,將東方天庭的冥府之主瞬間打飛成天邊的一顆星。

    (估算錯誤,不是五階高階,而是五階巔峰境!)

    “喂,就是你剛剛用很奇怪的方法,讓我自己打到自己的吧?我們再來練一練,你若是能同本大爺打得盡興,我便介紹你允許你成為本大爺的奴隸,這個世界的奴隸之王。”一邊言語著,巴澤身上的甲衣一邊破碎著,其它的傷害倒還罷了,最嚴重的是他胸膛上的那一掌傷害,直接將品質極高的甲衣打出一個掌型的破碎。

    (還好另一個去了西方世界,否則這一仗真的沒辦法打了。呂放突破在即,陳紫瓊執行拖延任務身負重傷,在呂放完成突破之前,這里只能依靠我了。那么,就這么辦吧……)

    對方說得雖然是他們星球的語言,然而在超凡本能的作用下,石應虎卻聽得懂巴澤的每一句話,當然,他理不理會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啊啊啊啊啊啊……”知道自己眼前面對的將是極盡艱難的一戰,石應虎踏立虛空仰天嘶吼,其全身肌肉瘋狂膨脹,與此現時,一股金紅色的半實質氣場域以其身軀為中心擴散開來,那是一股堪比千軍萬馬、鐵馬金戈、血腥廝殺還要更加霸道慘烈之氣勢。

    心:毀滅意境

    體:人仙體魄

    氣:超凡法身

    術:神之境界

    勢:戰神位業

    當那金紅色的燃燒氣場爆散,顯露出其中身著一套金紅交錯骨刺猙獰的神鎧的石應虎,這一刻的石應虎周身能量波紋擴散,雙目已經盡是深紅色的能量覆蓋,一股一往無前的殺伐之氣沖天而起,卻是其身心結合的戰爭毀滅狀態。

    “從現在開始,我會全心投入的殺了你!”低語而言,卻恍若金鐵交擊之聲,這一刻的石應虎已經達到兩米八六左右的夸張身形,周身肌肉爆鋼畸形膨脹,滿頭長發已經隱隱呈現爆炸之形態。

    “死吧!”

    全身心得投入戰斗,石應虎清楚的知道此時此刻的西半球還有一個來自于波羅斯星的可怕對手,這一刻,他已經忘記了呂放與周笑,心中所計算的卻是,不計這兩人,自己獨立戰而勝之的法門。

    “小子,你成功激怒本大爺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

    虛空破碎,兩人之間的戰斗從開始之時便進入了最激烈最為白熱化的狀態,下方城市當中的凡人其中膽量較大者偷偷往天空中窺視,只見……蒼天碎裂了,恐怖溢散的神力、真氣、生命能量瘋狂交織于一處,以至于形成一種近乎于黑色的能量場域。

    石應虎與巴澤兩人近身作戰,不斷沖擊到一起再被爆裂擴散的能量波彼此沖開,巴澤的能量運行方式與駕馭技巧,的確像周笑所言說的一樣,是相對比較粗糙的,但波羅斯這個種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許真的是受到真正神明的垂愛,他們體魄中蘊涵的戰斗潛能就好像無窮無盡一樣,并且會隨著自身戰斗意志的不斷燃燒提升,而變得越來越強悍驚人。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隆!

    在絕對能量強度上,巴澤的絕對能量強度要碾壓過石應虎,然而石應虎仙神雙重體魄,兼備太極法身最擅化力反打,硬生生在兩者之間形成一個扭曲的能量帶,巴澤的攻擊每猛烈一分,石應虎回應而去的對攻,便更加猛烈三四分!
    
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 千里马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找恒瑞行配资丿 配资炒股 中国南车股票 上市公司股票分析论文 p2p理财平台评级 国内前十股票配资平台 2012年3月股票推荐 东莞配资公司 在线理财平台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