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赛马会正资151699.com
天翼文學->都市小說->家有王妃初長成TXT下載->家有王妃初長成->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同謀是誰?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家有王妃初長成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同謀是誰?

    事情順利得不可思議,藍柳清混在侍衛的隊伍里,往遠處馳去,她落在隊尾,仔細觀察四周的情況,夜色里,一切都是模糊的,風很大,在草原上呼嘯而過,吹得她的袍子翻飛,她的帽子有些大,不時垮下來遮住眉眼,她就得不時抬手往上推,幾次三番下來,她與隊伍拉開了距離,抬頭望天,辯了辯方向,趁人不注意,她扯著韁繩調轉馬頭,朝另一個方向奔去。

    不敢回頭,一口氣跑了數里才慢下來,身后沒有追趕的馬蹄聲,她長吁一口氣,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夜色茫茫,四周一片幽暗,月亮在云層里穿行,忽明忽暗,她忽然勒住馬頓足不前,夜晚的草原像汪洋大海,望不到邊際,她是海上的一葉小舟,孤獨又緲小,莫名有些傷感起來,爹娘都不在了,妹妹只怕也遭了毒手,只剩下她了,而她離故土還有萬里之遙,靠她自己,能回得去嗎?

    她是內心堅強的人,對回去懷有堅定不移的信念,也許是大自然讓她自嘆緲小,也許是夜深人靜太孤單,這一刻,她突然有些軟弱起來,望著茫茫夜色愣了一下神,但也只是短暫的一小會兒,她又振作起來,抖了抖韁繩繼續前行。

    這個世上沒有人可以打敗她,如果有,只能是她自己。

    可是走著走著,她又慢下來,那顆星子還在頭頂,為她指明方向,可她知道不對勁,無邊的夜色像是暗藏了什么,她警覺的四處張望,風依舊很大,浩浩的從耳旁吹過,除此之外,她什么都聽不到。

    藍柳清翻身下馬,趴在地上,地面在微微抖動,她趕緊爬起來,扯著行頭要上馬,可是已經晚了,那些黑影就像幽靈一般從夜色里鉆出來,一個接一個,把她圍在中間。

    她并不慌亂,目光來回掃射,死死的抓住韁繩,尋找著可以突圍的機會。

    一人一馬從隊伍里出來,居高臨下看著她,語氣帶著譏諷,“跑了這么久,才跑出這么二里地,藍柳清,你比朕想像中蠢多了。”

    看到他,藍柳清挺起的胸膛不覺塌了下去,機關算盡,卻還是落在他手里,她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昆清瓏下了馬,盡管樣子很平靜,但藍柳清從他眼里看到了殺氣,他們其實是同一種人,越是憤怒,越是從容淡定。

    他每向前走一步,藍柳清的心臟就用力的撞擊一下,直到他走到跟前,揚起手狠狠一巴掌扇在她臉上,這一巴掌扇得很重,幾乎用盡了全力,藍柳清被打得跌在地上,一只手撐地,勉強不讓自己倒下去,挨打的半邊臉立刻腫起來,嘴里漫起腥甜,鮮紅的血順著嘴角流下來。

    昆清瓏又上前一步,一腳踩在她手上,彎下腰看她:“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倒底是怎么想的?一個連草原都走不出去的人,余下的那萬里路要怎么走回去?”

    他邊說,邊腳下使勁,藍柳清疼得額頭冒了冷汗,卻一聲不吭,只是抬眼看著他,既不憤怒,也不害怕。

    昆清瓏被她這眼神看得有些惱火,又使了一些力,想看她哭著求饒的樣子,可是他低估了她的忍耐力,她堅實的目光漸漸發虛,在他還來不及有下一步動作時,她頭一歪,疼暈過去了。

    昆清瓏愣了一下,把腳挪開,看到她那只手軟綿綿的趴在地上,像被碾碎了骨頭似的,他心里劃過一絲異樣的情緒,但是并沒有就此罷休,怒火燒毀了一切,帝王的尊嚴不可褻瀆。

    他站在那里沉著的發號命令,“把她弄醒。”

    一個侍衛摘下腰間的羊皮酒囊,把酒潑在藍柳清的臉上,秋夜本來就很涼,冰冷的酒水一澆,藍柳清打了個冷顫,睜開了眼睛。

    昆清瓏沒有彎腰,挺直身板,手負在后頭,用一種帝王的姿態同她說話,“計劃不錯,可以說天衣無縫,但是光憑你自己做不到,說吧,同謀是誰?”

    藍柳清喘笑了兩聲,“還真有同謀,但我忘了他的樣子,你得容我好好看一看。”

    昆清瓏有些意外,他以為她會否認,但也拿不準她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藍柳清用另一只手撐地,勉強坐了起來,抬著眼睛一個一個打量著圍住她的侍衛,每一個都看得極認真,就像真的在辯認自己的同伙。

    昆清瓏沒有吭聲,倒看她要玩什么把戲。

    秦典就在人群里,他看到藍柳清的目光一點一點移過來,在他臉上停留片刻,又漠然移開,在大家看來,這與她看其他人沒有區別,只有秦典自己明白,藍柳清是借故向他傳達信息,無論如何不要暴露,他們還有機會。

    其實他差一點就忍不住了,在皇帝踩藍柳清的手的時侯,全身的血液沖到了頭頂,他想不管不顧的站出來,把一切都攬到自己身上。

    可是那又怎樣,不過是多送一條命而已,并不能救她出來。他了解昆清瓏,背叛是皇帝絕不能容忍的,藍柳清很有可能會沒命,而他是她最后的希望,她用眼神告誡他不要做傻事。

    昆清瓏耐著性子等藍柳清把人都看完,問,“找到了嗎?”

    “沒有。”藍柳清平靜的答,“這些人里頭沒有,或許在其他隊伍里。”

    昆清瓏看了她半響,笑了笑,“你在拖延時間,等著同謀來救你?”

    藍柳清睜著黑亮的眼眸,一臉認真,“陛下若是不信,我也沒辦法。”

    她的眼睛比天上的星子還要亮,昆清瓏討厭那種光芒,扭過臉,望著茫茫黑夜,半響才道:“藍柳清,不管你的同謀是誰,你都逃不了,除非朕讓你走,你才能走,否則就是妄想。”

    “陛下要如何才能放我走?”

    昆清瓏咬了一下后牙槽,“等你死了,朕會命人把你的尸體送回去。”

    藍柳清知道會是這種結果,所以從一開始,她就不敢露自己的底牌,因為昆清瓏會防她,可是再怎么小心翼翼,到頭來,還是跑不掉。

    昆清瓏靜默了片刻,把藍柳清拎起來,像扔麻袋似的扔在馬背上,讓侍衛把她捆好,“帶回宮去。”
    
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 攀枝花股票融资公司 股票指数期货开户 涨8配资 瑞银配资 理财有亏本的吗 股票行情手机 配股是什么意思 炒股手机上如何开户 澳洲股票推荐 同仁堂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