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赛马会正资151699.com
天翼文學->->夫人,你馬甲又掉了!TXT下載->夫人,你馬甲又掉了!->正文 658晨大佬卷23:三大勢力聯手,連肯尼斯都要掂量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正文 658晨大佬卷23:三大勢力聯手,連肯尼斯都要掂量

    她說話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看到了她。

    秦苒現在已經轉為了幕后,網頁上也沒有她的絲毫信息,魔都人大部分不認識她,但京城整個圈子里的人都認識她,畢竟她那一身冷冽的氣質太過明顯。

    不同的圈子融入度不同,俞弦早就聽說過秦苒的大名,自然也認識她,不過從未見過她本人。

    整個桌子上,有一半的人都能認出來秦苒,還有一半人是從未關注過網絡,也不知道京城這個貴族圈事端的人。

    拿著電腦的那人自然也認出來,他看著秦苒,直接愣住,沒反應過來。

    何晨只看了他一眼,直接彎腰,伸手把那人的電腦拿過來給秦苒。

    并抬頭看向俞弦,草草的跟他介紹:“這是我朋友,秦苒,”然后又對秦苒道:“我姐夫,你知道的。”

    俞弦:“……秦小姐,你好。”

    秦苒抬頭,蒼冷的指尖搭上鍵盤:“你好。”

    言簡意賅的兩個字,帶著些慣有的冷。

    秘書坐在俞弦身邊,沒敢說話。

    “你看看,這是他爺爺留下來的。”何晨單手撐在桌子上,微微側頭,同秦苒說話。

    秦苒看著電腦頁面,很古早的編輯頁面,界面都是黑灰兩sE。

    她看了一眼,直接從兜里拿出來一個u盤cHa到cHa口處。

    她手里有不少個人代碼,黑客界的人覬覦她手里的代碼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這些代碼直接調用出來就好,在需要的時候會節省大半時間。

    這個端口跟市面上流通的版本完全不一樣,秦苒掃描了一遍,是一種從未出現過的端口。

    大概是因為秦苒來的原因,本來嚴肅討論的大廳陷入詭異的安靜。

    下意識的連個打起都不敢喘。

    收集完整個端口的服務器之后,秦苒手指頓了一下。

    “怎么了?”何晨注意到秦苒的動作。

    其他人也紛紛朝她看過來。

    秦苒屈起食指,敲著桌面,一下一下的,在安靜的大廳顯得分外明顯。

    “這個標記,好像是黑客聯盟的,這應該是黑客聯盟出手的端口,我一時半會破解不了。”她指著正在進入的電腦桌面,輕聲開口。

    難怪幾十年了,破解難度還這么大。

    黑客聯盟?

    別說俞弦,連何晨都愣了一下,她匪夷所思的上上下下的看了秦苒一眼,微微瞇眼:“你確定?”

    向來囂張到不可一世的秦苒也有這一天?

    莫不是她一直猜錯了,q真的不是她?

    畢竟q可沒這么弱,何晨瞥著秦苒,略微思索。

    秦苒面無表情的瞥她一眼,沒說話。

    電腦的擁有者也皺了眉頭。

    俞弦等人看向他,秘書也反應過來,直接詢問:“黑客聯盟的標記,很麻煩嗎?”

    他們對黑客聯盟不太了解,這行人中,只有電腦的擁有者了解,畢竟他是最先提出讓黑客聯盟的人接解決的人。”

    男人確實對黑客聯盟有些了解,他皺著眉看著電腦的方向:“黑客聯盟是全球頂尖黑客聚集地,若不是黑客間又規定,黑客聯盟的會長約束,這些黑客分分鐘能打亂整個市場經濟。做這個端口的人,肯定是黑客聯盟的人,黑客聯盟的專用技術很難破解。”

    一番話,讓在場的人都愣了一下。

    俞弦也站起來,他沒想到何錦心這么一件事,連黑客聯盟這種只流傳在傳聞中的事情都要被牽扯到了。

    “小妹,這件事我再想想辦法。”俞弦看向何晨。

    何晨只朝俞弦擺了擺手,繼續同秦苒說話,“你問問你舅老爺。”

    秦苒慢吞吞的看了她一眼,眉眼斂著,就是不說話。

    程木已經給秦苒倒了一杯水,聽到何晨的話,不由解釋,“晨小姐,唐老已經卸任了,找他估計沒用。”

    唐均是前任黑客聯盟會長的事兒,對于這幾個人來說,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共享情報。

    何晨到沒在意這些,她只是靠在桌子邊,挑眉道,“是卸任了,但他不是一直想找你做接班人?你找他們詢問這個,他們求之不得。”

    黑客聯盟現在的會長,就愁沒有機會跟秦苒程雋建立友好關系。

    “我問問。”秦苒收回看她的目光,拿起身側的水喝了一口,一邊拿起手機拍了張圖給唐均,圖上是那個標記。

    這個端口很奇怪,明明是幾十年前的東西,卻又像是超越了兩百年的虛擬技術端口。

    秦苒還沒有獲得訪問權限,她只是收集了第一階段跟第二階段的數據,正在設計藍圖,但對方的攻擊X不可知,她不敢隨意貿然行動。

    正想著,手機上唐均的視頻就發過來。

    洲這個點還在上午,唐均正在花園。

    秦苒禮貌的打了個招呼。

    何晨也站直了,“唐老。”

    “你們都在啊,”唐均頷首,若是以往,他肯定要跟何晨說兩句,只是現在他沒說,看著秦苒,聲音都在發緊,“苒苒,你這個圖哪里來的?”

    秦苒微頓,“我這邊有一個幾十年前的云文件,破到端口就是這個標志,不敢隨意動手。”

    她怕這是一個雙毀程序,只要一破解,里面的資料也跟著消失,得不償失。

    唐均那邊頓了好半晌,才站起來,同身邊的老李說話,“給我買一張最快到達京城的票。”

    老李看了唐均一眼,“那您得找程先生。”

    秦苒挑了挑眉,“我幫您說,您先去機場。”

    “好,”唐均拿了外套,也沒回去,直接往外走,只給了秦苒一句話:“苒苒,這應該是你NN留下來的東西。”

    秦苒的NN,秦老夫人,就是唐均消失了幾十年沒有半點消息的妹妹。

    秦苒掛斷電話。

    何錦心、秦老夫人……這些消息如同一團亂碼,她不由拿手按了按太yAnx,眉眼間又冷又燥,準備回去交給程雋去想。

    并看向對面的那個男人:“電腦我明天還你行嗎?”

    男人又是愣了三秒鐘才反應過來,“……可以。”

    秦苒起身,程木非常利落的把電腦收起來,亦步亦趨的跟在秦苒伸手。

    “一天。”秦苒把帽子扣在頭上。

    何晨了解,她大概需要一天來破解。

    她伸手拍了拍裙擺,恢復了以往的笑:“你們調查,不要太過深入,剩下的交給我們。”

    一行人抬頭看她,“為什么?”

    何晨跟在秦苒身后出去,聞言,朝身后揮了揮手。

    走到大門口,她又嚴肅的回頭,看向俞弦等人,“因為我妹夫肯定接手了,他那個人的手段你們也知道,別在里面亂嗨。”

    她也是才反應過來,若是跟秦家有關,連秦修塵都知道的話,不可能瞞得過程雋。

    等何晨的身影徹底消失在大門口,大廳里剩余的幾個人都沒反應過來。

    大概三分鐘后,才有人默默舉手,“俞副,何小姐她是認真的嗎?我們不用cHa手,何院會沒事?她那個朋友,怎么看起來怪怪的,怪眼熟的。”

    何錦心可是在重型基地。

    聞言,俞弦沒說話。

    倒是秘書幽幽的抬頭,看著說話的人:“可不眼熟嗎,秦家那位大小姐知道不,把云光財團都g趴的那位。”

    說話的男人沒說話了,畢竟是玩兒政治的人。

    提起秦家,就要順帶提起程家。

    提起這位大小姐,就不得不提起程三少。

    眼下大家大概都想到了,何晨說的妹夫是誰。

    現場除了俞弦跟秘書意外,其他人都不由看向俞弦,“俞副,您跟何院的妹妹……到底什么來頭?”

    也沒聽說過京城有何家這一號人物啊……

    翌日一早。

    “已經破解了端口,只需要最后確認不是雙向毀滅文件就行,”何晨就把電腦還給了何錦心的部下,看著俞弦思考了好一瞬,才道:“你有沒有商務車?”

    俞弦頷首,“還在。”

    他跟何錦心關系密切,雖然被何晨從里面撈出來了,但上面挺了他的所有職務,但調用輛車,也不麻煩。

    “ok,”何晨打了個響指,“帶我去機場接個人。”

    說著,她發短信給程金,讓他不用再安排車了。

    俞弦讓秘書去稽查院把加長的八座商務車開出來。

    出門的時候,剛好碰到俞父。

    俞弦出來的事是秘密行動,外面沒鬧出太大動靜,最近幾天稽查院都風平浪靜,又像是風雨yu來。

    看到俞弦,俞父整個人一震:“你怎么出來了?”

    俞弦看了他一眼,沒說話,直接讓秘書把車開走。

    身后,俞父看著他車的方向,一直沒動。

    這會兒京城不是特別堵,半個多小時就到了機場。

    一路上,秘書跟俞弦好奇,都沒敢問何晨要接誰。

    畢竟兩人都清楚的認識到,自從何錦心出事后,何晨的一系列都讓他們看不懂。

    在待客處待了十分鐘,何晨就看到了從出口出來的兩人。

    她在秦苒的婚禮上擔任攝影師,還拍了一期唐均的養老特輯,跟唐均也很熟了,直接朝唐均揮手:“唐老,這里!”

    唐老沒帶什么行李,老李跟在他身后,只背了個背包。

    看到何晨,老李恭敬的彎了彎腰,“何小姐。”

    “別這么客氣,”何晨朝他擺手,又跟唐老先生介紹了俞弦等人,一路往停車場走,“小陵呢,沒跟你們一起回來?”

    “小陵還在學第三輪,他天賦很好。”唐均笑了下,不過眼神還是看得出來急切。

    何晨也著急,等著唐老先生跟秦苒兩位大佬的確認,當下也沒多說,直接讓他們走。

    二十分鐘后,車子到達秦家老宅。

    門口的警衛看到車窗后何晨跟唐均的那張臉,就放行了。

    秦修塵也剛到家沒多久,他正換了套衣服從樓上下來,看到何晨跟唐均,他容sE平靜的往這邊走,“苒苒他們都在樓上,唐老,你們跟我上來。”

    “好。”唐均已經等不及了,這是他妹妹失蹤這么多年,唯一留下的東西。

    他直接上樓。

    秦修塵不緊不慢的跟在一行人身后,旁人走的急,倒他不急不緩像是在走紅毯。

    樓下只剩下陳宇跟何錦心的秘書。

    “來這邊坐,他們估計還要一段時間,我是秦影帝的經紀人,陳宇。”陳宇同秘書介紹自己。

    兩個人交際能力都不差,沒兩分鐘就不動聲sE的m0清了對方的底。

    看著秘書擔憂的樣子,陳宇喝了一口茶,寬慰道:“放心吧,你們何院絕對沒事的。”

    何晨、唐均、程雋,這三個人不僅僅代表著三個人,背后代表著三大勢力。

    這三大勢力聯手,連肯尼斯都要掂量掂量。

    更別說,還有個秦苒。

    何錦心的秘書點點頭,沒再提這件事,反而轉了話題:“剛剛我們二小姐接的是誰?京城又有新的血Ye入駐了?”

    之前封家就是新入駐的家族,眼下短短三年,早就超過了一般老牌家族。

    他估m0著,京城也沒有“唐”這個姓氏。

    “你說唐老?”陳宇喝了口茶,他最近對何晨特別敬畏,因此對這位秘書也是有什么說什么:“我聽程木先生說,他之前好像是黑客聯盟會長,反正他們一家g什么的都有,不過現在他只教小侄子了,以后還可能教重侄孫……你沒事吧?”

    ------題外話------

    秘書:……(微笑)

    明年見!!
    
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 纵横配资 天星山西麻将 打牌手气不好如何转运 多乐贵阳捉鸡麻将下 熊猫打麻将 手机大庆麻将漏宝技巧 麻将游戏单机破解版 上海快3最新开奖结 今日上证指数行情 2019德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