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赛马会正资151699.com
天翼文學->科幻小說->沃特人的遺產TXT下載->沃特人的遺產->正文 二二九:迫降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沃特人的遺產正文 二二九:迫降

    “還好、還好,總算沒有把所有的家底都賠進去。”心里這么想著,陳某人轉念又一想:“哥們兒這想法有點不對頭啊明明是被人家給暴揍了一頓,雖說損失不是太大、還算是在接受范圍之內,可是終歸是被人家欺負了呀。”

    呃,其實也不能說他陳某人是被人家給欺負了,應該說他留在那邊的人手沒有做好充分的準備,被敵對一方給偷襲、并且小勝了一局。

    說到底,他們和第三方勢力本身就是敵對關系,是你死我活的戰斗。人家現在找到了一個合適的機會、又有這個能力把他們暴揍一頓為什么不這么做呢

    換成陳某人是絕對不會這么輕易就放過敵對一方的,甚至于,他還會做的更很、更絕,哪怕是直接斬草除根也不是不可能的前提是有那個機會。

    什么做人留一線、日后好像見。這種做法在生與死的爭斗中是絕對要不得的、也是不可能會出現的。

    只要能找到合適的機會,不管換成誰、都會直接對敵對一方下狠手、下死手,如果能直接把敵人整的萬劫不復、永遠無法翻身,那就更好了。

    雖說陳某人現在也沒搞清楚,第三方勢力為什么會對他的艦隊手下留情,沒有一舉殲滅,但是陳某人心里很清楚一點,第三方勢力沒有那么做、絕對不是因為他們不想那么做,而是根本做不好到。

    或者也有可能是時間比較倉促、導致第三方勢力沒有足夠的時間消滅陳某人的艦隊;又或許是第三方勢力分出來的戰線比較多,而真正被他們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的對手也不是陳某人的艦隊,而是另一邊的小默,所以這支艦隊才僥幸逃過一劫。

    不管原因是什么,陳某人都沒有慶幸、更不會對第三方勢力的留手而感恩戴德。說到底,不管發生了什么,陳某人和第三方勢力都是你死我活的敵對關系,而且還有不可調和的矛盾。

    當然了,能夠把這支艦隊保住、給自己留下足夠的底牌和后手,陳某人還是很高興、很高興、很高興的。

    可是當他帶著飛機編隊來到艦隊停泊的汪洋大海上,看著下面拿著望遠鏡都看不到的海綿的時候,陳某人卻怎么也笑不出來了。

    陳某人自己乘坐的灰魅戰績還好說,每一架灰魅都有垂直起降、短距起降功能,而這支艦隊的核心旗艦瑞文三a上的甲板和跑到也足以保證所有的灰魅戰機安全降落,可是那兩架重型運輸機就不行了、根本就沒有降落條件啊

    難道要讓這些好不容易才救出來的高精尖人才在這里玩一把高空跳傘這特么不是沒病找病嘛。

    這個念頭剛一冒出來就被陳某人自己給否決了。別說那些高精尖人才里面沒有人會跳傘,就算有、大概率的也只會是一少部分那特么有什么用

    總不能讓其中的個人跳下來,再把其它的人用飛機送到三明治群島、或者是布魯克斯島上去吧

    呃,這個根本就做不到好不好。陳某人本來是準備讓兩架重型運輸機在這邊的臨時營地中降落的,可是現在臨時營地還沒等他看上一眼呢、就特么灰飛煙滅了,他還能讓這兩架重型運輸機降落在哪總不能降落在臨時營地的廢墟上吧

    最重要的是,兩架重型運輸機上面的燃料已經不夠了,別說是飛回三明治群島上去降落,就算是飛到約翰大公那邊都絕對不可能。

    到了現在,這兩架重型運輸機就算沒有辦法降落在瑞文三a上,也必須要想辦法把飛機上的眾多高精尖人才給弄下來才行。

    要不然、要不然、要不然這些人就得跟著飛機一起參加一場漫長的海底觀光旅游了。

    想來想去,陳某人還是認為,這兩架重型運輸機除了在附近海面上迫降以外,沒有任何其它的辦法可以把上面的所有人都救出來。

    當然了,在海面上迫降其實也是有一定的風險的。只不過,當陳某人實在想不出更安全的辦法的時候,這兩架重型運輸機也就只能迫降了。

    兩架飛機的損失陳某人倒是能夠承受的起、也不會太過在乎;而且,瑞文三a上還帶有小型的起重機,可以在關鍵時刻起到一定的作用。

    雖說瑞文三a上的起重機、設計之初是為了把出現故障、無法正常降落的戰機吊回瑞文三a上的;這樣的起重機還沒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夠直接把重型運輸機給吊起來。

    可是,有這架起重機的存在,最起碼也能拖延一下運輸機沉入海底的時間不是嘛。

    只要能夠拖延一下運輸機沉沒的時間,能夠把飛機上所有的高精尖人才都給救出來,陳某人也就心滿意足了。

    哪怕是提前做好了充足的準備,艦隊里更是派出了無數的搜救人員和救生艇,最后還是有不少人在迫降的時候受到傷害、甚至有人沒能挺過來、直接去找閻王爺打麻將去了。

    對于這些人的不幸,陳某人雖然很難過,可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陳某人也不能保證他們所有人的生命安全啊

    不管怎么說,現在的結局總比這些人全都跟著飛機一起墜毀要好,也要比他們之前被人家像小白鼠一樣關在籠子里養著要好。

    把人都救上瑞文三a以后,早就準備好的醫務工作者立馬開始給受傷的人治療、還有所有人的體檢。

    當然還有干凈的浴巾、衣服、水和食物等等。

    這些人剛剛被救上的時候,陳某人并沒有露面。直到第二天早上吃完飯,等到這些人徹底平靜下來以后,陳某人才在瑞文三a的會議室里接待了他們。

    本來呢,陳某人是不想給這些人留下一個攜恩圖報的印象,同時也留給這些人一些時間、讓他們好好的考慮一下接下來的事情、還要將來的打算什么的。

    陳某人確實想要得到這些人的幫助,可是他對于這些高精尖人才還是很尊重的,也沒有想過要強迫他們為自己干活。

    說實話,陳某人還真有點擔心這些人之前被安德烈的關押和折騰、把這些人給弄出點什么心理疾病出來。

    為了能夠打消這些人的疑慮和估計,哪怕是第二天見面的時候、陳某人也是盡量保持這一副和善的面孔,說話的時候也是和顏悅色、輕聲細語,就怕給這些人留下一些惡劣的印象、甚至是導致這些人對他產生一些不好的想法。

    說實話,陳某人的這些顧慮并不是沒有道理的。尤其是現在這個情況,好多、好多、好多地方的高精尖人才都在面臨著各方面的威逼利誘,想要讓這些人為他們服務。

    如果僅僅是威逼利誘也就罷了,有些人甚至還會遭到極其惡劣的威脅、甚至是打擊報復。有些人的心思是真的很難琢磨,如果他們想進千方百計也得不到的話,他們寧可把這些人毀了、也不愿意讓別人得到尤其是那些和自己不太友好的地方,那就更不愿意讓這些高精尖人才為他們服務了。

    更何況,這些人剛剛從安德烈那個狼窩里被救出來,他們能沒有一點防備心里、還有嚴重的懷疑嗎

    都說吃一塹長一智,他們之前遭了那么多的罪、受了那么多的哭,如果再輕易相信別人,那他們的心得有多大啊

    雖然陳某人從頭到尾都在強調,他陳某人很尊重、很敬佩這些高精尖人才,也不會強迫這些人為他工作。

    他甚至還很真誠的提出,如果有人不愿意留下來、想要離開的話,他可以無償的為這些人提供交通工具、用飛機把他們送回去。

    同時陳某人也表示,非常、非常、非常歡迎這些人為他工作,而且也提出了很優厚的條件和豐厚的報酬。

    問題是,這特么是在茫茫大海上、連方向都飛不清楚的大海上,他陳某人就算表現的再真誠、再謙卑、再禮賢下士,也打消不了這些心靈受過很深、很深、很深的創傷的人心里的疑慮和顧忌。

    如果你真的這么好心,你把人家帶到這個前不著村、后不著店,連跑都跑步了的鬼地方來干嘛你為啥不直接把人家送回家呢哪怕是送到陸地上,讓他們看到一點點希望也好啊

    你說你愿意無償的提供交通工具,還特么用飛機把人家送回去誰特么愿意信你一個年輕的不像話的小伙子,你特么咋不上天呢。

    就算你真的能夠給他們提供免費的飛機,人家也不敢相信你提供的飛機真的會把他們送回家啊

    萬一半路上被你從飛機上扔下去怎么辦萬一被你們隨便找個沒人的地方弄死怎么辦

    這種事情他們也不是沒見過,誰又能說得準呢

    別看你現在表現的無可挑剔,可是真正到了翻臉的時候,誰特么直到你會變成什么鬼樣子又會用什么惡毒的、卑劣的方式對付他們。

    更重要的是,他們被安德烈關押了很長時間,現在根本救不知道外界到底是個什么情況,自己的家鄉、自己的祖國又是個什么樣子,更不知道陳某人屬于哪一方勢力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怎么可能會輕而易舉的相信陳某人呢。

    陳某人本來也不擅長給人做心里輔導,更不擅長揣摩別人的心里、說服別人可是陳某人也不傻啊

    當他發現自己自說自話了半天,這些他費盡心思救出來的家伙也沒有半點表示的時候,陳某人的鼻子都快給氣歪了。

    心說:“一群不知道好歹的家伙,要不是哥們兒把你們救出來,你們現在還在安德烈的營地里被人家關著呢。”

    當然,陳某人還不至于直接把心理活動表現在臉上。哪怕他的心里再不高興、再不以為然,陳某人表面上還是裝出一副和藹可親、平易近人的樣子。

    然后、然后、然后陳某人就很無奈的離開了會議室,自己跑到一邊畫圈圈詛咒這些人去了呃,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陳某人雖然對這些人的表現很失望,不過他還是覺得還是應該再多給這些人一些時間,讓他們想想清楚再說。

    如果是在不行的話,那就把他們送回去好了那樣的話,陳某人的損失雖然很大、很大、很大,但是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強扭的瓜不甜。尤其是涉及到機密研究的項目,陳某人就更不能掉以輕心了。

    不說別的,萬一這里面有人想不開,在做實驗的時候故意弄出點差錯來那特么可就悲劇了呀。

    別說是弄出個生化危機什么的來,就是引發一次小規模的爆破、或者是賭氣泄露什么的,陳某人也受不了啊

    當然了,這只是最壞的打算。如果能夠得到一些人的幫助,哪怕只是一部分人、陳某人之前的行動也不算白費心機。

    不管怎么說,這些人終歸是他陳某人救出來的,而且、這些人的老家早就不知道變成什么情況了,他們就算哭著喊著鬧著想要回去,但是真的回的去嗎就算真的能回去,又有他么發展的空間嗎

    想到這,陳某人對將來能夠收服這些人有生出一點點的信心,沒錯、只是一點點的信心。

    不過,還是要給這些人多一點時間、再多一點的時間,讓他們了解這個世界的情況、了解他們自己的情況之后,或許才能做出明知的、對他們自己更為有利的選擇。

    “哎再等等吧這種事情著急也沒用。”心里念叨了一句,陳某人叫來了自己的副官,讓他們不要難為這些高精尖人才。

    嗯,好吃好喝的供著,但是也不能讓他們隨意亂走、亂看,就先養著他們好了。

    實在不行、實在不行、實在不行再把他們送到陸地上去,讓他們自生自滅、自食苦果好了。

    “哦,對了。”陳某人剛剛想要離開,立馬又想起了什么說:“找個機會把最近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還有其它版圖的情況和他們通報一聲。”

    副官:“我之前發現這些人的疑心挺重的,恐怕我們說什么他們也不一定會相信。”

    陳某人:“愛信不信吧都是成年人了,他們會有自己的判斷的。”

    副官:“遵命、長官,我馬上就去安排。”

    “等等。”陳某人叫住了準備離開的副官說:“我不在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什么事情臨時營地怎么就突然被人家一鍋兒給端了”

    副官行禮說:“報告長官,之前一切都好好的啊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那些機器人是突然就出現在基地里的。”

    “嗯”陳某人眉頭一皺。

    看到陳某人不悅的表情,副官趕緊說:“長官您先消消氣,我們后來通過研究基地里的錄像發現、發現、發現”

    陳某人:“發現什么有話就說,磕磕巴巴的干什么”

    副官伸出小拇指、用大拇指比劃出一個一厘米左右說:“我們發現,地方的機器人都是從這么大的小不點變大的。真的長官,我們看了好幾遍錄像,返現那些機器人不知道通過什么方法把自己變小了,等到偷偷進入我們的基地之后才回復到原本的樣子。這個、這個、這個我們研究了很長時間,也沒搞清楚這里面發生了什么,所以我之前才有些遲疑。”

    接著副官又趕緊解釋說:“我真的沒有想要隱瞞這件事情,我只是覺得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了,不知道應該怎么向您匯報。”

    看著副官額頭上的汗珠,陳某人盯著副官說:“怕我不相信、擔心我覺得你們是再糊弄我是吧”

    副官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小聲說:“是的長官,對不起長官、我錯了。”

    陳某人看了副官一眼、擺擺手說:“行了,你先下去吧”

    把副官打發走了以后,陳某人心想:“這算什么自私、膽小、多疑,這算是人性化嗎要不要找個機會給他們檢查檢查,看看是不是克隆人的核心程序出現了問題或者沉吟片刻克隆人到最后會變成真的人類嗎”

    “也不知道克隆人能不能生孩子,克隆人生出來的孩子還能算是克隆人嗎要不要提前準備一些措施”

    用力搖了搖頭,陳某人趕緊把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拋到腦后,接著又想到:“不管會不會發生意外的情況,還是不要再增加克隆人的數量了。如果有機會的話,還是把克隆人全都送出去好了,留在地球上早晚得搞出事情來。”

    “嗯,不如把所有的克隆人組成一支隊伍,讓他們去探索外太空好了。嗯,這個想法不錯,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等到這邊的事情搞定以后,就趕緊找個機會把所有的克隆人的都送出去。”。

    “還有那些沃特人的小屁孩也不能留了,不管那些小屁孩是沃特人留下的種子培育成長出來的,還是一種未知的克隆人技術,總之不能讓那些外星人的小屁孩在地球上長大成人。”

    “干脆,多給他們準備一些先進的太空飛創,讓他們和克隆人一起到宇宙中去探索好了。”
    
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 贵州快3一定牛遗漏 江苏7位数 大智慧手机炒股软件 nba直播 腾讯火箭 广西11选5 三人麻将多少张牌 辉煌棋牌有没有输钱的啊 新时时彩 pk彩票网址 新疆35选7开奖结果2018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