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赛马会正资151699.com
天翼文學->科幻小說->妖怪被迫營業的那些年TXT下載->妖怪被迫營業的那些年->正文 第191章 番外三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妖怪被迫營業的那些年正文 第191章 番外三

    離著海市一千里之外的云龍山上,烏云陰沉,天色昏暗,電閃雷鳴,青色的雷電帶著將萬物都要滅殺的氣勢一道接著一道,一道比一道粗的劈了下來。

    大雨傾盆而落,天地間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遠處的雷勢愈發浩大,震耳欲聾,仿佛靈魂都要被震蕩出來。

    幾道人影在雨幕中飛快的穿梭,看起來渺小又微弱。

    “快,雷劫就在前面,我收到消息,那可是蛟龍的化龍劫!”

    眾所周知,龍族全身都是寶,只要在天劫結束時趁著他妖力不繼身體虛弱防備不足殺了他,那他們就發了。

    要是沒渡過,蛟龍也是寶。

    想到這里,眾人的速度愈發快了起來。

    “哎,又來了三個。照現在的情形來看,這小蛟龍哪怕成功化龍,恐怕也不能再翱翔九天了呢。”龍云山離著渡劫之地不遠處的一個山洞中,坐在篝火旁給烤魚又刷了一層調料的年輕女子往下瞥了一眼,發出一聲悠悠的嘆息。

    她托著下巴,十分愁苦的道,“煤球,你說我要不要幫上一把呢。”

    女子腳下趴著一只渾身漆黑身形嬌小的和吉娃娃差不多大小的黑狗,要不是它聽到聲音動了一下,極易讓人以為那只是一塊黑色的煤炭。

    “嗷嗚。”你這女人真是虛偽,都來到這個地方了還在裝模作樣!

    杜若假裝沒聽出它語氣中的嘲諷,徑自點了點頭,“嗯,你說的對,我那里正好人手不足,這簡直就是老天爺送給我的幫手呀。”

    “我果然是天道的親閨女。”

    煤球眼中的鄙視已經不能用言語來形容,這女人最大的優點就是臉大,沒別的。

    “胡說。”像是聽到了它的心聲,杜若輕輕的拍了它的頭一下,“我可是標準的鵝蛋臉!”

    “嗷嗚~”有人來了。

    煤球正打算繼續吐槽,鼻子一動,聞道了兩道陌生的氣息正朝山洞這邊飛快的移動。

    其中一道……

    它瞇起了眼睛,身子弓起,呈戒備狀警惕的望著門口。

    “星杳你看,我就說這里有個山洞吧。”一道略微低沉的聲音響起,帶著濃濃的炫耀,“這里的視角極好,正好能將下方發生的事情盡收眼底,還能以最快的速度趕到支援。”

    杜若聽到星杳的時候覺得有些耳熟,聽完了整句話后就確定了對方的身份。

    “煤球,是自己人。”

    她摸了摸煤球,將它身上的炸毛都順了下來。

    煤球這才收回視線,改為繼續盯著篝火上的烤魚。

    “噠噠。”

    輕微的腳步聲響起,來人已經到了洞口,星杳看見洞中還坐了一個女孩,不由一愣。

    “進來吧。”

    杜若率先招呼道,視線在她手腕上那個濃綠滴翠的鐲子上一頓,露出了和氣又友好的微笑。

    女子有一張標準的鵝蛋臉,五官清秀,眼神清澈,滿臉的膠原蛋白,渾身都洋溢這青春的氣息。

    初看并不驚艷,細看卻如醇酒,越品越香。

    “打擾了。”

    星杳只略微猶豫了一下,便抬步走了進來。

    “轟隆隆。”

    一道水桶粗的青雷劃破烏云,劈開雨幕,狠狠的落了下來。

    森林里頓時傳來一股肉類被燒焦的糊味,一道沙啞的龍吟響起,帶著極大的痛苦,隨即漸漸弱了下去。

    縈繞在林子里的恐怖威壓也開始有了消散的跡象。

    濃厚的散著香甜的血味從青雷降下的地方傳了出來,森林深處亮起了幾雙冰冷的豎瞳,貪婪又渴望的看了過來。

    這是渡劫失敗了?

    杜若下意識的站了起來,朝著下方望去。

    “咦,這個味道……”一直纏在星杳手腕上作裝飾物的蛟龍抬起了頭,顧不得身份暴露,仔細的辨認了下空氣中的氣味,一雙琥珀色的豎瞳頓時瞪大了,“是小白!”

    話落,整個纖細的身軀急射而出,于空中變幻出巨大的身形,尾巴一擺,就要朝著下方飛去。

    “等等。”

    比星杳更快的,一只白皙修長的手拽住了蛟龍的尾巴,將他巨大沉重的身軀往后一拉。

    蛟龍被拽了有些懵逼,不是,一個人類怎么可能抓的住他并拽動他?

    這不科學?!

    然而不科學的事情就是這么切切實實的發生了。

    杜若可不管蛟龍眼中的茫然和震驚,“他的雷劫還沒有渡完,你現在下去只會加大最后一重天雷的威力。”

    那樣是害了他,不是幫助他。

    蛟龍聞言冷靜了幾分,一雙琥珀色的豎瞳擔憂的看著下方,“可是……”

    “沒什么可是的,等著。”見他不再急沖沖的往下跑,杜若便松開了他的尾巴,對著打量她的星杳伸出了手,自我介紹道,“你好,我叫杜若。”

    “你好,我叫星杳。”

    雖然對這個出現在山洞中似乎也是為了殺龍取寶而來的女子充滿戒備,但是下方等著漁翁得利的修士更多,本著一動不如一靜的心態,星杳回道。

    杜若看出了她眼中的懷疑和戒備,不但不覺得冒犯,反而很是高興。

    是個有腦子的。

    于是她眼底的笑意更真切了些,繼續道,“我知道你。”

    星杳:“???”

    杜若:“特管局有你的資料。”

    星杳:“???!!!”

    杜若繼續扔炸彈,“我是海市特管局分局的新局長,杜若。”

    星杳:“!!!!”

    杜若拿出了自己的證件,星杳仔細的辨認了一下,確認是真的后將證件還給她,態度也變得熱情起來。

    “原來是杜局長,失敬失敬。”

    杜若笑容一頓,擺了擺手,“你我年紀相仿,就不要來這些虛的了。”

    說著她嘆了口氣,“說實話我也沒想到總部那邊會直接任命我為新局的局長,剛收到任命的時候也還是緩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真的,其實我本來想做一個廚子的來著。”

    星杳看了一眼身后篝火上香味四溢饞的蛟龍都咽了好幾口口水的烤魚,神色也變得輕松了幾分,“那一定是你有過人之處。”

    杜若歪了歪頭,“力氣大算嗎?”

    星杳頗為認真的道,“多大?”

    杜若的視線落在了蛟龍的布滿了重重鱗片的軀體上,“大概是能一拳將他的身體打個洞出來的那種。”

    星杳:“……”

    蛟龍后背一寒,將自己的身體縮成了一團。

    他們龍族想要皮糙肉厚,一身龍鱗更是堅硬無比,她居然能一拳頭破開他的防御,打穿他的身體。

    這女人是魔鬼嗎?!

    “轟隆!”

    就在這時,最后一道雷劫終于落了下來。

    一道微弱的幾乎無聲的龍吟低低的響起,蛟龍臉上露出高興的神態,在空中轉著圈道,“太好了,小白成功了。”

    然而杜若和星杳的臉色卻很沉重。

    “就是渡過了才更危險呀。”

    倆人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眼神中看到了一樣的想法,相視一笑,忽的從拔地而起,朝著下方沖去。

    “嗷嗚。”

    一道小巧的黑影也跟在她們身后跳了下去。

    “哎,等等我。”

    蛟龍擺了一下尾巴,也急急的沖了下去。

    與此同時,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修士也紛紛從藏身處跳了出來,雙目通紅的朝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白龍略去。

    目光炙熱,眼神兇狠。

    符箓、利刃、法器、暗器不要錢的往……周圍撒去。

    “陳老六,那白龍是我的,你要敢和我搶我就滅了你。”

    “朱老三,說話別這么大的口氣,誰滅了誰還不一定呢。不過這里這么多人,我建議咱們還是先聯手打退其他人再來討論白龍的歸屬問題。”

    陳老六只不過猶豫了片刻就答應下來,“行,那就這么說定了,先殺別人!”

    同樣的對話在不同的人之間響起,這躲藏在暗處等著屠龍的眾人很快的分成好幾撥,自相殘殺了起來。

    血腥味,變得愈發厚重起來。

    大雨不知什么時候停了,天上的烏云散去,霞光漫天,只剩下一團小小的灰色的云叢飄在白龍上空。

    “快,動作快點,一定要趕在靈雨落下前結束戰斗,屠殺白龍。”

    不然等靈雨將白龍的傷勢治愈,他們再想屠龍就苦難了。

    “嗷~”

    森林深處,遠遠的傳來了數道獸吼,幾個矯健的身子飛快的朝著這里飛奔而來。

    “淅瀝瀝。”

    靈雨就是這個時候落了下來,眾人的動作一停,繼而不約而同的將手里的攻擊全部扔向了白龍。

    來不及了,得不到整條龍,得到龍的一部分也是好的呀。

    所有的人抱著同樣的想法,紛紛的朝著白龍攻去。

    白龍現在的樣子十分狼狽不堪。

    漂亮的龍鱗七零八落的散在地上,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無數,有的能透過翻滾的皮肉看到森然的白骨。

    感受到利刃破口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白龍溫潤的眼中露出了絕望。

    渡過了雷劫,卻避不開人禍嗎?

    他明明都已經這么小心這么努力,從未傷害過一個人類,為什么他們是不肯給自己一條生路呢。

    一滴淚,從他的眼角落了下來,劃過臉頰,滴在了血水中。

    “我說,這么多人欺負一條不能反抗的龍是不是有些過分呀。”

    就在這時,一道甜美的聲音從天而降,白龍只覺的頭上一暗,一個巨大的陰影將自己罩了起來。

    “砰砰咚咚。”

    利刃撞在金屬上的聲音傳來,白龍卻沒有感到痛苦,他睜開眼,看著一片漆黑的空間,焦躁不甘的心突然安靜了下來。

    嗯,就是有一點很奇怪。

    他好像在這片漆黑中,聞到了某種妖獸的味道,還是被煮熟放了好多種調料后的那種讓龍都忍不住心動的香味。

    罩住自己的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你是什么人,居然敢阻攔我們,莫不是想要獨占白龍?”

    眾人看著那個巨大的將白龍都罩在了里面的……大鍋?

    不是,鍋還有這么大的嗎?!

    不過對白龍的渴望讓他們很快壓過了心中的疑惑,一個個目光兇狠的盯著突然出現的年輕女子,殺機涌現。

    “你說的對,我就是要獨占這條白龍。”

    杜若給說話的中年人點了一個贊,坦誠的道。

    “好大的口氣,你要獨占也要問問我們答不答應!”最先出聲的中年人冷笑了一聲,朝著旁邊的同伴吆喝,“先殺了這礙事的女人,再殺白龍。”

    說著他就提著大刀沖了上去。

    還沒走兩步,他感覺身后沒有人跟上來,不由停下了腳步,悄悄的握緊了手里的大刀,“怎。怎么了?”

    話一出口,他才察覺這周圍有些安靜的過分。

    有同伴好心的給他指了指頭頂。

    他抬頭,看見一只綠色的巨龍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大鍋之上,琥珀色的豎瞳冰冷威嚴,睥睨著眾人。

    一個漂亮的年輕女子站在龍背上,舉著一個和那口鍋一般大的碗,接著靈雨。

    一股威嚴浩大的氣息在空間中彌漫,帶著森冷的殺機。

    這是一只正當壯年、妖力雄厚實力深不可測的蛟龍!

    眾人心中頓時打起了退堂鼓。

    杜若不知從哪里摸出一把菜刀,敲了敲鍋沿,“各位,本人是海市特管局分局的局長杜若,這只白龍現在歸我了。換句話說,他現在歸國家所有了。”

    “你們若是想和國家搶財產,盡管來。”她笑的特別善良,好心的提醒道,“只要將我和上面兩位一并殺了,并且能確保我沒有將這里的信息傳遞出去,你們大可動手。”

    聞言,眾人心中僅有的那點火熱也涼了。

    大姐,你都這么說了,誰還敢動手呀。

    又不是活的不耐煩,永遠不出世了。

    現在的世道和以前不一樣,網絡這么發達,信息這么便捷,除非你永遠躲在深山老林中不出來,否則一出來鐵定被抓。

    而且現在躲在深山老林中也不安全,旅游的人越來越多,指不定哪天就發現了你躲藏的地方。

    “我、我們怎么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有的人終究不甘心,“也許你是借著國家的幌子想要獨吞白龍呢。”

    杜若“嘖嘖”了兩聲,“就知道你們會這么說。”

    她取出手機,撥出一個視頻電話,電話那頭很快被接通,一個面容儒雅的中年人出現在屏幕那頭,“周岑山,來給我做個見證,我今天撿了一條龍,記在咱們特管局名下啊。”

    說著,她收起了大鍋,露出了鍋下面傷痕累累的白龍。

    周岑山的沉冷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好,還需要什么幫助嗎?”

    杜若看向了眾人。

    方才那個出聲的人已經躲到了人群后不敢出聲,剩下的人紛紛搖頭。

    開玩笑,他們好歹也是在道上混的,周岑山的大名和樣子也是有幸聽過和見過的。

    方才那平屏幕中出現的不僅有周岑山的臉,還有特管局的局徽。

    最后一絲僥幸破滅,眾人帶著不甘的看了一眼白龍,最后一個個垂頭喪氣的散了。

    靈雨就在這時停了下來,蛟龍從空中飛下來,將那個海碗放在地上,用頭顱拱了拱白龍的龍角,“小白,你怎么樣?”

    白龍眼中閃過一絲茫然,察覺到那味道有些熟悉,茫然褪去,變成了驚喜,“小綠?”

    蛟龍:“對,就是我。”

    白龍嘴唇闔動想說什么就被蛟龍打斷,“你現在受了傷,先別說話,我將靈雨給你接下來了,趕緊到碗里泡泡,治療一下傷勢。”

    白龍看到那個大碗的時候,眼中閃過幾分懷念,“你還留著呀。”

    蛟龍:“當然,這可是族長當年特意給我們煉制的。”

    用來給他們洗澡。

    白龍在蛟龍的幫助下,進了浴碗,充滿靈氣的雨水開始一點點浸透他的皮肉、骨骼、臟腑,傷口在一點點的愈合,力量也在一點點的恢復。

    等天暗下來的時候,白龍的傷勢好了大半,那靈雨也沒了靈氣。

    他從碗里站起來,化出了人形,朝著眾人走來。

    “多謝兩位的救命之恩,白龍沒齒難忘,來日定當結草相報。”

    蛟龍聞言立馬拒絕,“不用,星杳是我的伙伴,你是我的伙伴,四舍五入就是你的伙伴,朋友之間不用客氣。”

    白龍看向了星杳,蛟龍也眼巴巴的盯著星杳,星杳點了的點頭,十分給蛟龍面子的道,“對,小綠說的對。”

    白龍又看向了杜若。

    杜若笑瞇瞇的舉了舉手中剛烤好的烤魚,“要不要來一串?”

    白龍肚子發出了一聲低叫,他俊秀的臉唰的一下紅了,“那在下就不客氣了。”

    “不用客氣,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杜若笑瞇瞇的道。

    白龍的動作一頓,疑惑的看了過來。

    杜若:“你方才不是說要報恩嗎?”

    白龍點了點頭,神色變得鄭重。

    “是的,來日定當結草相報。”

    杜若笑的更開心,“不用等來日了,就現在吧。我身邊正缺一位幫手,不知你可否愿意跟我走一趟人間?”

    “放心,也不用你賣一輩子身,二十年就好。”

    白龍:“……”

    “好。”

    風中傳來了他溫潤堅定的聲音。

    你救了我的命,別說二十年,就是二百年我也會相伴左右,成為你手中的刀,為你劈開一條康莊大道。

    作者有話要說:

    本文到這里就正式完結了,感覺有好多話要說,但又不知道要說什么。但我一直記得要說的就是——感謝一路支持和陪伴我的小天使,是你們的支持和鼓勵給了我堅持下去的動力。

    收藏過我專欄的人知道我之前寫的都是快穿文,這是我第一本連載文,其中有很多不足,本來是沒有多大的信心能寫好,但是看到有這么的人收藏,心中就突然有了一股勁,直到現在完結。若有不足之處還請大家諒解,下一本我會繼續努力,爭取給大家呈現更好的作品。

    s:收藏過我新文的小天使應該已經注意到了,本文出現的杜若正是下本書的女主,不知道大家可否喜歡?還沒有收藏新書《我進警局的那些年》的小天使趕緊去收藏呀,你們的收藏就是我更新的動力。當然,如果能同時收藏專欄和其他幾本預收文就更好啦。

    另外,本章留言的小伙伴都有紅包贈送,再次感謝大家的支持和厚愛!咱們下本書見(笑臉)!!

    又名《將各種妖魔鬼怪做成美食的n種方法》

    作為海市特管局分局的一把手兼五味餐館的店主,杜若每天的工作是這樣的。

    ——做飯,數錢,打怪,騙商陸。

    “編吧。”商陸嘴角噙著淡笑,指節分明修長如玉的手指輕輕點著桌面,“這贓物又是哪來的?”

    杜若:“如果我說是別‘人’送給我的你信嗎。”

    商陸笑了一下,堪比頂級偶像的臉上露出了居委會大媽勸不良青年積極向上的和藹:“你把人叫來我就信你。”

    杜若被他的笑容恍神了一下,回過神來后小臉瞬間苦了下來,“這個……有點難。”

    商陸挑眉,“嗯?”

    杜若小聲的道,“因為他們都已經被我煎炸蒸煮烤著吃了。”

    說完她還憂傷的四十五度望天,傷感的嘆了一口氣。早知道就不那么快對那些妖怪下手了,讓他們多活一天也是好的呀。
    
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 江苏e球彩进球开奖结果 8号彩票游戏 欧洲快乐赛车开奖号码 双色球蓝球走势图表 老时时彩1星玩法技巧 华阳彩票群 下载上海天天彩选四 北京快中彩 福建时时彩官网平台 转转麻将软件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