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赛马会正资151699.com
天翼文學->->女配只想好好過日子[穿書]TXT下載->女配只想好好過日子[穿書]->正文 第92章 番外三:顧安安前世之前旅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女配只想好好過日子[穿書]正文 第92章 番外三:顧安安前世之前旅

    顧安安十歲那年失蹤了正正一周的時間。

    最近他的小伙伴當中,流行起了“離家出走”的活動。

    一開始,蘇芮還以為這家伙是因為頭天打了唐笑閨女班上的兩個小男生,之后被他爸教訓了一頓,心里忿忿不平,跑出去鬧情緒呢。

    結果,蘇芮把他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那,唐笑、唐俊那兒,還有所有顧安安知道的朋友那里,甚至學校的老師同學那里都問了個遍,沒找到顧安安,蘇芮都快急瘋了。

    之后的幾天,他們幾乎動用了全部的力量和線索去找顧安安。

    蘇芮擔心顧安安是不是被綁架了。

    可是一周過去了,她們連個綁匪要贖金的電話都沒有找到。

    顧安安的確不是被綁架了,而是莫名去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顧安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昨天明明在自己的房間里、幫周團子打了盤游戲、上了王者之后,就睡覺了。

    可是一覺醒來,他居然站在了大馬路上,身上還穿著他媽強行給他買的那套多來a夢的卡通睡衣。

    “你是個男人,要冷靜。”

    顧安安默默在心里對自己說了一遍。

    借了路人的手機,顧安安先是打電話給了劉叔,他爸專門給他安排接送他的司機兼保鏢。

    結果打不通。

    然后他又打給了蘇芮,依舊打不通。

    一直到顧安安又撥了蘇家的電話,電話里外婆像是根本不認識他一樣、還把他當成電話詐騙的之后,顧安安終于意識到的哪里不對勁。

    “小朋友,你手機用完了嗎?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旁邊借給顧安安手機的女大學生問道。

    他能背下來的號碼就這么幾個。

    不對,還有一個。

    “大姐姐,不好意思,你再讓我打一個吧。”

    雖然因為昨天的事情不太想和那個姓顧的這么快和解,不過,現在的情況太古怪了,顧安安也管不上那么多了。

    拋下了“男人的尊嚴”,顧安安最終還是按下了顧煜城的電話號碼。

    這一次,電話通了。

    “哪位?”

    聽到他爸的聲音的一瞬,顧安安居然還有點激動。

    “爸,你在哪兒?”

    “打錯了。”電話那頭的顧煜城只是冷冷地說了三個字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居然敢掛我電話!”

    “小朋友,你聯系上你父母了嗎?”

    “嗯,聯系上了。”

    “那他們過來接你嗎?”

    “他不過來,我過去。”

    這條路他有印象,就在顧氏大樓的附近,這邊走過去應該不遠。

    那頭,接到一個【被一人標記為電話詐騙】的電話,對方還在電話里叫他爸,對此,顧煜城沒太放在心上。

    直到晚些時候,王助理領著一個穿著睡衣、臟兮兮的,腳下還用了兩本雜志裹著腳的男孩到了辦公室。

    王洲遇上顧安安是在大廳的電梯間。

    顧氏進出是門禁的。

    工牌、指紋、臉卡、或者密碼。

    他非常納悶,這個看想去像是從破爛堆里的跑出來的小孩,究竟是怎么進到這里來的。

    結果,這小孩看到他的第一句話就是:“王叔,我爸在樓上嗎?”

    “你爸?”

    “你們顧董事長、顧煜城,他在辦公室嗎?”見王洲一臉懵逼,顧安安又道。

    盤問了幾句之后,王洲覺得他都快被搞懵逼了,所以干脆檢查了一下這小孩什么沒帶這么利器或者監聽設備,這才把人帶到了他們董事長的面前。

    這個來路不明的小孩,實在是太詭異了。

    明明王洲覺得不可能的事情,他說出來就好像真的一樣。

    而且,一路上到樓上、董事長的辦公室,這小孩對這里,好像比他這個當了十幾年助理的人都熟悉。

    最關鍵的一點,這個孩子看上去,的確和他們董事長非常的像,連說話的態度、神情都極像。

    該不會真是老板的兒子吧?

    私生子?

    “爸,你是不是也不認識我?”來的這一路,顧安安這一路也發現了一些問題。

    這里是他熟悉的地方,可是,好像又和他真正熟悉的地方有著許多細微的不同。

    就比如包括外公外婆、顧氏公司里的這些人,都不認識他。

    眼前這個家伙,是他爸沒錯。

    只是,感覺上好像又有些不同,比他意識中的老爸看起來還要兇很多。

    “我沒有孩子。”這一點,顧煜城非常肯定。

    顧煜城的冷漠態度刺激到了顧安安,顧安安深深皺起了眉。

    “就算你不認得我了,但是你就是我爸,我是你兒子!這是事實。”顧安安說道。

    站在遠處,盡量降低著存在感的王洲,聽到顧安安的話,忍不住嘖嘖了一聲。

    這年頭,碰瓷認爸的都這么理直氣壯了嗎?

    下一秒,卻聽顧安安又道:“你身份證號碼是11……23,手機號是、就是我剛才打的那個,還有一個私人號碼是13999,對不對?”

    “對了,咱們顧家在s銀行還有個保險箱,驗證密碼是6294648!”

    后面這個密碼是他爸告訴他的。

    至于前面的信息。

    從顧安安四歲、要去上幼兒園的時候起,蘇芮就要求他把自己爸爸媽媽的身份信息、電話號碼、還有家庭住址背了個滾瓜爛熟。

    意圖是遇上事情找警察叔叔幫助的時候,可以提供有用的家庭信息。

    就是現在,顧安安的手上還掛了個手掛牌呢。

    這是他爸給他的,據說有定位功能,這個掛牌還被他媽拿去加工了一下,在上面寫了一句:“我爸挺有錢的,你有什么困難打電話過去,他肯定能幫助你,所以,千萬別撕票啊。”

    附上一串手機號。

    雖然,迄今為止,這個手牌從來就沒用上過。

    “王洲。”

    “董事長。”

    “去找一套他能穿的衣服來,然后去公安局做一個備案登記。”顧煜城說道。

    “不行!不能去公安局。”

    顧安安現在還沒搞清楚,他是不是像是周小團子最近迷上的穿越里的情況那樣,被打包送到了另外的世界。

    要是報警了,他不會就成了黑戶被警察抓起來吧。

    “董事長,這……”

    “先去找套衣服。”

    “好的。”

    沒有查到這個孩子的任何身份信息,顧煜城也只好先暫時將這個自稱是自己“兒子”的小孩帶在身邊了。

    雖然整件事暫時難以解釋,可是,對于顧安安說的話,顧煜城潛意識中是相信的。

    要說原因,大概是這個孩子給他的感覺吧。

    顧煜城并不喜歡小孩,可是,看著眼前這個小孩,他卻覺得莫名的順眼,甚至有種熟悉感。

    而且,在顧安安身上,顧煜城看到了很多他身上的影子。

    “你、叫什么?”車上,顧煜城問道。

    “顧言睿,小名叫安安,大名是你取的,小名是我媽取的。”

    “你媽媽是誰?”在他的記憶中,他從未和任何女性發生過關系。

    “我媽是你老婆啊!”

    “等等,現在的你不會還沒有結婚吧?”不然之前這個家伙為什么說他沒有孩子。

    “結了。”只是,他的婚姻,不過是各取所需、為了應付余靜女士而已,不可能有孩子。

    “是我媽嗎?”

    “不知道。”我連你媽是誰都不知道。

    聽到顧煜城的話,顧安安癟了癟嘴,他有點想蘇芮了。

    “等等,我們這是要去壹號公館嗎?”

    聽到顧安安的話,顧煜城神情一頓,回了一聲“是”。

    “你怎么還住在那邊啊,我們不去臥龍苑嗎?”

    孩子大了,住在壹號公館那邊就有些不太方便了,所以,顧安安上小學之后,蘇芮就和顧煜城把臥龍苑那邊的房子裝修出來、搬了過去。

    “臥龍苑那邊的房子沒裝”,顧煜城又睨了顧安安一眼,說道:“你要想去,我也可以把你扔在那兒。”

    “那算了。”

    “要不我們回主宅唄。”

    “顧家主宅?你確定你想去那里?”那里,連他都不愿意回去。

    “對!我想吃奶奶做的肉夾饃。”

    又看了眼顧安安,顧煜城干脆吩咐了前面的司機去主宅。

    到了主宅,看見顧安跳下車,熟門熟路地走到了大門的方向,顧煜城沒有阻止。

    然后他便看到顧安安在門鎖上熟練的按下了一串號碼。

    門開了。

    “顧煜城,你還知道回來啊!”

    “你知不知道這個家都被你搞成什么樣子了,還有那個白欣雨!……”

    顧夫人一路罵著走過來。

    卻在看到門口站著的小孩的一瞬,話音戛然而止。

    “顧煜城,這個小孩是誰?你在外面搞出來的?”

    不怪余靜一開始就這么想,主要是,這孩子,和顧煜城長得實在是太像了。

    說不知道顯然說不過去。

    可是說不是,顧煜城似乎也覺得心理上過不去。

    還不等顧煜城考慮如何回答,顧安安已經朝著余靜,非常乖巧地叫了一聲“奶奶”。

    被顧安安這一聲奶奶叫的,余靜心都軟了,原本胸腔里堵著的大半口氣也消了不少。

    再看著顧安安,余靜打心眼里居然還有點喜歡。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顧言睿,小名叫安安,奶奶你叫我安安就行了。”

    “安安啊,真乖,你媽媽呢?”余靜迫切的想知道這孩子的母親是誰。

    如果真是顧煜城喜歡的,她也不是那種不通情達理的人啊,至于搞成這樣嗎,孩子看著都10歲了才帶過來。

    “我媽媽?額,在另外一個世界。”

    顧安安說的是蘇芮在另外他來的那個世界。

    結果,這話余靜聽著就成了另外一層意思了。

    瞬間,看著顧安安的眼神當中充滿的憐惜。

    “哎喲,不難過啊,這里還有奶奶、還有你爸爸,以后就跟著奶奶住,奶奶疼你啊。”

    她這些年逼著顧煜城相親,給他安排女人見面,可能是夸張了一些,可她還不是為了顧煜城好嗎?

    想著兒子能趕緊成家、在有個自己的孩子,有什么不好。

    可偏偏,因為一些相親過程中的岔子,顧煜城更加反感這件事了。

    一來二去,兩人就像是杠上了似了,一步不讓,陷入了僵局。

    只是,她沒想到,顧煜城被她弄煩了,居然會隨便找了個女的來應付。

    一開始,想著木已成舟了,余靜對白欣雨還是很不錯的,可是真正相處之后,她才發現,被自己兒子給糊弄了。

    還有白欣雨這個女人,更是可惡。

    想到白欣雨,余靜的血壓又上去了。

    “怎么回事?”

    “你自己看吧。”余靜將一疊資料扔給了顧煜城。

    自家兒子干的混賬事,如果白欣雨找到了真心對她好的,要離婚,余靜說不定不會反對。

    可是這個白欣雨,居然拿著她們家的錢在外面亂搞。

    去那個什么白馬會所廝混,居然還被拍到了!

    而且還不止這些。

    看著顧夫人扔過來的資料,顧煜城臉色也變得陰沉起來,眼里閃過一抹厲色。

    “我去把她叫回來。”然后直接來處理這件事。

    “還用得著等你?我已經讓司機去把人找回來了。”

    ……

    白欣雨被帶回來之后,看到那邊,已經把余靜哄得樂呵呵的顧安安是,直接就炸了。

    “他是誰?這個孩子是誰?他為什么叫你奶奶!”顧煜城不但對不起她,居然還帶了一個孩子回來,是要羞辱她嗎?

    白欣雨瘋狂地瞪著顧安安,撲上前去想去拉扯顧安安。

    不等白欣雨得手,顧安安已經被顧煜城出于本能地保護在了身后。

    而白欣雨也被家里的用人拉住了。

    “白欣雨,你似乎忘記了我們的合同內容。”顧煜城用危險的眼神看著白欣雨,冷聲說道。

    被顧煜城這么看著,白欣雨突然感到害怕起來。

    對于顧煜城,她一直挺害怕的。

    而且顧煜城說得沒錯。

    按照兩人婚前的合同規定,顧煜城給她顧太太的身份,替她解決債務,同時也會給她各方面的物質生活費用。而她只需要在主宅,安分的當顧太太,不做違背婚姻、影響顧家聲譽的行為。

    其他的事情,兩人互不干預。

    最后,如果有任何一方有意愿離婚,另外一方都將無條件配合離婚。

    也就是說,只要顧煜城有這個意愿,隨時可以收回給她的一切,包括顧太太的身份。

    雖然離婚后顧煜城會給她一筆生活費,可是以她現在的消費,合同規定的那筆錢根本就不夠她開銷。

    想到這個,白欣雨內心恐懼起來。

    她不能離婚!

    一旁,看到白欣雨的出現,顧安安同樣也很不樂意。

    “你個渣男,居然背叛我媽搞外遇!”顧安安說完,覺得有些不對,不過說都說了,懶得糾正了。

    “我之前跟你說過,我結婚了”,顧煜城說道,頓了頓,又解釋了一句:“我不知道你媽是誰。”

    聞言,顧安安嘴角抿了抿。

    “就算是這樣,你的眼光也太差了吧!”顧安安嫌棄地說道。

    這個女人哪里都不好,和蘇芮比起來、不對,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顧煜城居然會選擇和這種女人結婚。

    顧安安好像有點理解干媽總說的那句話:自家的好白菜被豬拱了的感覺了。

    的確不好。

    顧煜城沒有反駁顧安安的話。

    當時顧夫人給顧煜城安排相親、安排女人已經到了夸張的程度。他的確是被弄得心煩了。

    快四十歲,顧煜城其實已經沒有再考慮婚姻的事了。

    需要孩子,可以做試管。

    只是,顧夫人依舊沒有放棄。

    最后不勝其煩,顧煜城干脆隨便找了個女人領證,堵住了顧夫人的瘋狂舉動。

    這個人,不是白欣雨,也會是其他某個不考慮婚姻問題的適婚女性。

    只是,現在看來,他或許也錯了。

    看了一眼身旁,氣勢不輸的顧安安,顧煜城心中暗想到。

    那邊,一直注意著顧煜城的臉色的白欣雨,這個時候也慌了。

    “煜城,你聽我解釋,我去會所玩是我為了氣你做出來的蠢事,我錯了,以后一定不會再這樣了,你再給我一個機會,我……”

    “不必了,這件事是我想錯了,所以,這段婚姻也沒有必要再繼續存在了。”

    之前顧夫人陷入了死胡同,他又何嘗不是。

    ……

    “在那個世界,你們家是怎樣相處的?”回去的車上,顧煜城忍不住問道。

    “還能怎樣,就是我爸成天和我斗智斗勇唄,我媽偶爾不想調解的時候,也會在旁邊看熱鬧。”

    “喜歡那個家嗎?”

    “廢話。”

    之后顧安安又跟顧煜城說了很多自己家的事情。

    “你媽媽是個怎樣的女人?”顧煜城突然很想知道,究竟是怎樣的女人,能夠和另一個世界的他構建那樣的一個家庭。

    “……”

    沒聽到顧安安回答,顧煜城側頭一看,才發現這小子已經睡著了。

    顧安安在這個世界待了一周。

    這一周里顧夫人倒是因為顧安安的存在,心情開朗了不少。

    雖然和顧煜城之間的小疙瘩還沒完全解開,不過好歹能坐下來心平氣和地說話了。

    而另一邊。

    顧安安在失蹤整整一周以后,終于回來了。

    蘇芮她們找到顧安安,就在顧氏附近。

    找到這家伙的時候,他穿著不知道哪來的衣服,看著還挺光鮮,完全不像被綁架、或者離家出走幾天的樣子。

    “顧言睿!你跑去哪兒了?你要嚇死我嗎!”蘇芮抱著自家兒子,用力地在顧安安身上拍了幾下。

    “我……”顧安安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釋他這一周的神奇經歷。

    好在蘇芮也沒有再追問下去。

    “媽媽,對不起。”顧安安說著,又看了眼站在蘇芮身后不遠處的顧煜城。

    果然,兩個人還是有一些不同的。

    “怎么,你還在和你爸鬧情緒?”察覺到兒子的小動作,蘇芮輕聲問道。

    “才沒有”,顧安安小聲說道:“我早就沒放在心上了。”

    而且相比起那個世界的顧煜城的嚴肅,他現在這個老爸真的太慈祥了。

    ……

    另一個世界。

    對于顧安安的突然出現,又憑空消失,“顧煜城”雖然遺憾,但似乎并不太意外。

    對顧夫人那邊,“顧煜城”隨便搪塞了過去,只說了顧安安是他專門找來的小孩,為了和白欣雨離婚,也為了找來幫顧夫人打開心結,現在已經送走了。

    “董事長,白呃…那邊最后一筆錢已經打過去了。”

    “嗯。”

    “另外,這次我們的與仁愛醫療合作的特殊病種愛心救治公益項目,進展很順利,目前已經有了包括as綜合征在內的第一批治愈者。”

    “這是其中一位治愈患者送來的感謝信。”

    ……

    end

    作者有話要說:  一不小心吧番外寫成了小故事,關于時空、前世的問題仔細說起來太復雜了,大家可以就當一個小故事看喲~

    --------

    文文到這里就正式完結啦~撒花撒花~感謝各位寶貝的陪伴和支持,希望看到這里的寶貝,覺得還可以,就去文章頁給我一個五星喲~

    --------

    寫這篇文文的初衷,是想通過文字來談一場真實美好的戀愛,從相識、相戀、到最后的相伴。我把很多小甜蜜融入到了點點滴滴的小細節當中,盡可能的把世界觀、所有的故事場景、每個人物的性格塑造得更真實,希望大家能感覺到,這樣的愛情不浮夸、不紙片,我們每一個人其實都可以擁有。

    文文可能會有一些小分歧點、或者不那么完善的地方,感謝大家的包容~

    --------

    話又說回來,作為一個單身solo汪,這本書每個劇情對于我來說都是知識盲點啊,呸,應該說是全新的知識點,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在寫的時候,真的每天都超想談戀愛,哈哈。

    --------

    最后,還是感謝大家的陪伴支持和理解,最后一章,給大家送上大紅包~

    --------

    最最后,來叫賣一下:接檔新文《我們一家都是反派》,專欄可見,2月1日開始更新,歡迎收藏~

    【文案】

    蘇貝14歲那年高燒差點死了,意識去另一個世界渾渾噩噩的走了一波之后,她才知道。

    原來,她們在的世界只是一本。

    而她們一家,都是反派。

    生下她們的女人是里的惡毒女配,現在已經領了盒飯。

    她和身邊的蘇小寶,據說在番外里:

    一個會成為qj男主女兒未遂,最后被扔進監獄的小混混;一個會成為勾引男主未遂,最后反被變態弄死的外圍女。

    她們還有個素昧蒙面的爸爸,是這本書里最大的反派大佬。

    重新回到這個世界,蘇貝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帶著旁邊的蘇小寶去找爸爸。

    蘇貝:蘇小寶快叫人。

    蘇小寶:叫什么人?

    蘇貝:叫爸爸。

    蘇小寶:我不叫,要叫你自己叫。

    蘇貝:爸爸!

    看著眼前兩個臟兮兮的小孩,秦先生眼中流露出嫌棄的目光。

    ------分割線------

    1蘇小寶是蘇貝的雙胞胎弟弟

    2爸爸是親爸爸

    3有男主閱讀器”或登錄8下載最新版本
    
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 有100张电话卡怎么赚钱 平特一肖绝门算法 足球比分网球探 国彩首页 吉林快3免费预测号码 排列三走势图助手 七星彩专家杀号定胆 湖南幸运赛车 内蒙古52麻将下载安装 福建22选5走势图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