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赛马会正资151699.com
天翼文學->古代言情->北頌TXT下載->北頌->正文 第0522章 終至……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北頌正文 第0522章 終至……

    “但凡你們能將我的話放在心上,也不會吃這么大的虧。”

    野利遇乞胸膛里有一口怒氣,如今借著浪訛遇移問話的時候,一口氣全宣泄了出來。

    浪訛遇移瞪著吃人的目光對野利遇乞道:“現在是說這些的時候?”

    野利遇乞冷哼了一聲,“退……”

    浪訛遇移舉起了手里的刀。

    野利遇乞冷冷的盯著浪訛遇移手里的刀,哼了一聲道:“在沒有搞清楚敵人手里的火器的弱點之前,我們拿什么跟敵人正面一戰?

    在敵人擁有詭異的火器,士氣正旺的時候,沖上去跟敵人硬碰硬?

    我們黨項人,慣用的是狼的戰術,而不是野豬。

    你見過跟強敵硬碰硬的狼?”

    丟下了這一席話,野利遇乞就像是沒看到浪訛遇移已經舉到了自己面前的刀一樣,回身對身后的騎兵們咆哮。

    “退!”

    野利部族的游騎,在野利遇乞的命令下,果斷逃離了戰場。

    火炮、火槍,帶給他們的震撼太大了,他們需要一段時間的消化。

    鐵鷂子已經被火炮打殘。

    很難在形成有效的戰斗力。

    而對方的重甲騎,基本上沒有多大的消耗。

    戰到此事,死傷的將士不到百人,戰斗力依然強橫。

    他們縱然調集剩下的仆從軍過來,也不一定能困得住敵人。

    對方的重甲一定會在他們重兵重圍中,殺出一條血路。

    更關鍵的是,一旦他們調離了所有的仆從軍。

    沙州城內的敵軍,也不會坐以待斃。

    必然會從背后捅他們腚眼。

    屆時,他們的損失更大。

    前有狼,后有虎,他們招架不住。

    浪訛遇移眼看著野利遇乞帶領著兵馬要撤退,咬著牙對身邊的鐵鷂子吩咐了一聲。

    “撤……”

    鐵鷂子心不甘情不愿的跟隨在浪訛遇移身后,往外撤去。

    浪訛遇移策馬追上了野利遇乞,憤恨的道:“你就這么放敵人過去?將軍知道了一定不會讓你好過。”

    野利遇乞一邊策馬撤回,一邊不屑的瞥了浪訛遇移一眼,“我自然不會輕易的放他們過去……”

    浪訛遇移追問道:“你有什么謀劃?”

    野利遇乞冷哼道:“敵人終究是押送輜重的兵馬,縱然戰斗力強橫,兵力卻十分有限。他們聚在一起,我們自然不是他們的對手。

    可他們若是運糧上路,那我們的機會就來了。

    以往,我們是如何破壞敵人輜重運輸隊伍的,你不會忘了吧?

    偷襲、突襲、撕咬著不放、不斷的從敵人身上撕肉,才是我們黨項人該用的戰術。

    太子殿下不喜歡用宋人為官,卻喜歡用宋人那一套兵法,在我眼里,那就是本末倒置。

    在我看來,我們西夏就應該用宋人為官,讓他們幫我們管束百姓,牧馬放羊,幫我們積攢財富,謀劃更多的財富。

    但我西夏卻不該用宋人的兵法。

    我們西夏作戰的馬背上的戰士,皆是黨項人。

    狼性早已深入我們的血脈。

    唯有狼的戰術才適合我們。

    宋人的那一套,根本不適合我們。”

    浪訛遇移冷聲道:“你有本事,可以將這一番話告訴將軍。不過在此之前,我要知道你準備如何偷襲、突襲敵人。

    我們鐵鷂子要參與。”

    野利遇乞討果斷搖頭,“鐵鷂子已經死了很多人了,不能再死了。再死下去,太子殿下會發瘋。所以后面的戰士我不會讓你們參與。

    我會調遣依附于我野利部族帳下的那些小部族兵馬去。”

    野利遇乞回望了一眼正在沖鋒的巡馬衛,“敵人明顯是想借著剛才的勢頭,一口氣沖過去。敵人的兵馬速度快,可他們押送輜重的隊伍速度卻不夠快。

    這就是我們的機會。

    只要我們派遣人手出去,不斷的偷襲敵人的輜重隊伍,毀掉他們的糧草,縱然他們進了沙州城又如何?”

    浪訛遇移沉聲道:“你不是說敵人有一種埋藏在地下的火器嗎?殺傷力十分強,你還敢派人去?”

    野利遇乞猛然看向浪訛遇移,認真的道:“看來我不讓你上去跟敵人交手,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你已經被敵人的火器嚇破了膽子。

    忘掉了一些最基本的常識。

    敵人那種埋藏在地下的火器,殺傷力固然強大。

    但是需要足夠的時間去掩埋,需要費盡心機引我們入甕。

    如今敵人近在眼前,馬上就要沖進沙州城。

    他們哪有時間去埋那種火器?

    就算有時間掩埋,我們在旁邊盯著,難道還能再次入套?”

    浪訛遇移臉色陰沉的能滴出血,卻沒有再說話。

    野利遇乞也沒有再打理他。

    野利遇乞率領著麾下退出了戰場以后,停下了腳步。

    野利遇乞吩咐手下的附屬部族的兵馬道:“以十人為一隊,給我沖出去,燒殺搶掠……你們的目標是燒毀敵人的糧食,殺死敵人中間那些民夫,搶奪敵人的馬匹……其余的,堅決不許做,更不許貪婪的跟敵人糾纏……一擊不中,即刻退走……”

    傳統的劫掠戰術,西夏的兵馬十分純屬。

    只是他們有些畏懼敵人手里的火器。

    在他們眼里,鐵鷂子就是西夏最強橫的兵馬了,如此強橫的兵馬都敗在了敵人的火器之下,他們不認為他們可以在火器下逃生。

    野利遇乞見那些附屬部族的兵馬一動不動,憤怒的喝斥道:“敵人不過是有一些利害的火器而已。但火器也有一定的限制,在敵人的火器爆發的時候,總有一個間隙,你們只要瞅準了間隙,就能躲過敵人的火器攻擊。

    若是你們怯戰,那就向敵人獻上你們的牛羊,獻上你們的刀槍戰馬,然后將你們的頭顱伸過去,讓別人砍。”

    附屬部族的兵馬聽到了野利遇乞的話,終于有了一些異動。

    但他們并沒有沖出去。

    野利遇乞咬了咬牙,跨馬出現在了陣前。

    “我將帶頭沖鋒!”

    此話一出,西夏兵馬神色各異。

    野利遇乞卻沒有給他們太多的機會,已經帶著手下的隨從,催動戰馬沖了出去。

    那些野利部族的附庸部族的兵馬,只能硬著頭皮跟了上去。

    野利遇乞率領著人馬重新回到了戰場上以后。

    瞬間將兵馬分成了無數股。

    剛剛守著所有押送糧食的輛車踏上行程的寇季見此,皺了皺眉頭。

    敵人有如此反應,早在他意料之中。

    火炮并不是神術,也不是仙跡。

    但凡到過大宋,見識過藥發傀儡升空場面的西夏人,都會明白火炮是如何催動的,那彌漫在戰場上的硝煙味,并不是那么容易消散的。

    大宋是大方的,所以只要到過大宋的西夏人,都見識過藥發傀儡升空的場面。

    甚至,大宋還將藥發傀儡當成禮物,送給過西夏、遼國。

    所以,不論是西夏貴族,還是遼國貴族,對火藥味,都不會陌生。

    火炮能震懾到敵人,但還不足以將敵人嚇破膽。

    敵人在意識到了他們的目的以后,一定會重新出現在戰場上。

    寇季唯一沒有料到的是,敵人居然放棄了正面阻擊他們,而是選擇了突襲、偷襲的戰術。

    那么他安排在正面沖鋒的一千巡馬衛,就顯得有些無用。

    但對此,寇季并不后悔。

    如今他手里的兵力已經十分分散了,總的留下一支成建制、數量大、殺傷力足的兵馬應對戰場上的突變,避免被敵人分割蠶食。

    野利遇乞帶著人沖到了戰場上的時候。

    寇季率領的輜重隊伍,已經全部啟程。

    長長的運輸隊伍中,處處都有弱點。

    野利遇乞見此,大喜過望。

    他猜對了。

    “殺過去……”

    野利遇乞大喊一聲,率領著兵馬殺向了輜重隊伍。

    他率領的騎兵,就像是沖向了羊群的狼,盯準了羊群最薄弱的地方,沖了過去。

    人未到,箭先至。

    “噗噗噗……”

    一道道箭矢落下。

    押運輛車的民夫、俘虜,立馬出現了傷亡。

    即便是民夫、俘虜們已經藏的很好了,但還是躲不過那從天而降的箭矢。

    守在輛車四周的捧日軍將士、巡馬衛將士,迅速的做出了反擊。

    捧日軍將士是純步族,在騎射戰中,有些勢弱。

    巡馬衛將士手里有火槍,有一定的還擊能力。

    對西夏騎兵擁有壓制性的射殺能力的,還是在馬車上駕著百虎齊奔的巡馬衛將士。

    “砰砰砰……”

    “噗噗噗……”

    火槍聲、弓弩聲,瞬間彌漫了整個戰場。

    西夏騎兵在百虎齊奔和火槍壓制下,開始出現了大批死傷。

    寇季手下的輜重押送隊伍里的民夫、俘虜出現的死傷更多。

    巡馬衛將士人馬披甲,所以無懼西夏騎兵的箭矢。

    可民夫、俘虜們卻沒有多少防護。

    捧日軍將士雖然身穿著重甲上馬的,但是他們的戰馬卻沒有披甲。

    戰馬在挨了箭矢以后,就會將他們掀下馬背。

    “哈哈哈……”

    寇季手上的兵馬有限。

    根本做不到有效的護衛所有的糧車和民夫。

    野利遇乞率領的西夏騎兵,經歷了彈雨、箭慕以后,還是沖到了輛車的邊上。

    他們一邊跟守衛在輛車邊上的巡馬衛、捧日軍交戰,一邊將裝滿了火油的袋子扔到了輛車上。

    火油濺起,濺了一車。

    火折子、火把,被隨后而來的西夏騎兵扔到了糧車上。

    糧車上瞬間燃起大火。

    糧車上的民夫沾染的了火星,大喊大叫的跳下了糧車。

    有些躲在馬車車廂里的民夫,一瞬間陷入到了火海當中。

    待到巡馬衛、捧日軍將士們組成了有效的兵力沖過來的時候,野利遇乞已經帶著西夏的騎兵逃離了馬車。

    “該死……”

    寇季看著十幾輛糧車起火,破口大罵了一句。

    劉亨策馬到了寇季身邊,陰沉著臉道:“四哥,要不我帶一隊人出去跟他們糾纏,你帶著糧隊先過去……”

    寇季瞥了一眼遠處戰圈外聚攏在一起,躍躍欲試的西夏騎兵,咬牙道:“分你一百巡馬衛……不可死戰……”

    劉亨點了點頭,帶了一百巡馬衛,出去阻擋野利遇乞的腳步。

    寇季沖著押送糧車的隊伍大喊著,“快走!不要管那些已經著火的糧車!”

    寇季催促著押送糧車的隊伍,沖出了一半的路途。

    有四十多輛輛車被點燃,數百民夫死亡,上千俘虜死亡。

    捧日軍、巡馬衛將士皆有傷亡。

    劉亨帶著一百巡馬衛將士在戰場上沖殺。

    可野利遇乞根本不跟他正面作戰,每次碰到劉亨率領的巡馬衛將士以后,就將他們丟給了浪訛遇移派遣出來的鐵鷂子應對。

    他則率領著其他的兵馬,繼續偷襲宋軍的輜重隊伍。

    輜重隊伍被破壞的十分嚴重,寇季不得不從沖在最前面的巡馬衛中調遣出五百人,過來馳援。

    但是自始至終,他都沒有調回所有沖鋒在前的巡馬衛將士。

    寇季有預感,他一旦調回了沖鋒在最前面的巡馬衛將士,一定會遭到敵人的重擊。

    一旦前面沒了重甲騎坐鎮,敵人很有可能會在前面設伏。

    比如派遣鐵鷂子先行一步,沖到前面去等候他們。

    等他們到了的時候,殺穿他們,破壞他們所有的糧車。

    又或者在前面設下重兵,等他們一頭扎進去。

    “殺……”

    洶涌澎湃的喊殺聲,突然從沙州城內響起。

    沙州城城門大開,一支足足有萬人的兵馬沖了出來。

    寇季見此大喜。

    “速速將隊伍里那些空車,塞上火油,驅趕出去!”

    寇季大聲吩咐。

    寇府的仆從聽到了寇季的吩咐,立馬將那些空車上澆上了火油,驅趕向了西夏騎兵們所在的位置,然后用箭矢點燃了馬車。

    馬匹掛著熊熊燃燒的馬車,沖進了西夏騎兵沖鋒的戰場,逼的西夏兵馬不得不躲避。

    一百多輛的馬車沖了出去,硬生生壓制了一下西夏騎兵沖鋒的勢頭。

    寇季借此機會,對劉亨等人喊道:“速速護衛著糧車,一口氣沖進沙州城……”

    劉亨等人迅速的撤回到了隊伍里,護送著糧車趕往了沙州城。

    野利遇乞看到了熊熊燃燒的馬車擋路,足足愣了許久。

    “我怎么沒想到用這個辦法……”

    他若是用火馬車攻擊寇季運送糧草的隊伍的話,造成的危害可比他帶著兵馬沖殺還大。

    他之所以沒想到這個辦法,并不是因為他笨。

    而是一種習慣性的思維在作祟。

    在西夏人眼里,作戰最關鍵的就是人、馬、刀。

    幾乎所有的戰事都離不開人、馬、刀。

    一切脫離了人、馬、刀的戰術,幾乎都不在他們第一考慮的范圍之內。

    他們作戰用到的更多的是勇猛,而不是智慧。

    但凡遇到了戰事,他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需要多少人馬,才能踏平對方。

    而不是用什么謀劃,能打敗對方。

    就在野利遇乞愣神的時候,寇季已經沖到了沙州城門外一里的地方。

    沙州城內的宋軍也沖了出來。

    沙州城內的宋軍沖了出來以后,和寇季率領的巡馬衛,合力擊潰了守在城門口的西夏兵馬。

    然后快速的沖了出去,準備守護押送糧草的隊伍。

    然而。

    即便有城內的宋軍幫忙。

    反應過來的野利遇乞,立馬帶著手下的兵馬放棄了所有戰術,一窩蜂的沖了出來,從寇季押送糧草的隊伍中,斬去了近百車的糧草。

    在城內的宋軍和巡馬衛將士們的威逼下,野利遇乞并沒有繼續戰斗下去。

    而是吩咐手下的兵馬撤軍回營。
    
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 股票配资推荐公正卓信宝配资精湛 信捷策略 哪家理财平台可靠 601390股票行情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因素 永鼎股份最新消息 中国期货配资公司 苹果股票 上海期货配资网 公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