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赛马会正资151699.com
天翼文學->都市小說->重生后我爆紅娛樂圈TXT下載->重生后我爆紅娛樂圈->正文 第四十章 事情沒完呢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重生后我爆紅娛樂圈正文 第四十章 事情沒完呢

    后面幾個字說的真艱難,林南弦好笑的轉過眼,上下打量對方,面泛嘲弄,“要過來?我堂姐那么傻,百分之十的股份他要就給了,是騙過來的吧?”

    王律師不吭聲,林南弦笑了笑,只當他是默認,嘴里諷刺道,“你口里的顧先生可真是好手段,你幫了不少忙吧?”

    王律師心虛一陣,咳嗽幾聲道,“林小姐,不知道您對這個協議內容滿不滿意,如果您滿意的話希望,你能協助我方重新上訴……”

    “我不滿意啊。”林南弦直接打斷對方,很顯然,眼前這位律師先生沒料到她會這么堅定,面對這么大的誘惑也會無動于衷。

    林南弦嗤笑一聲,“很驚訝?在你們眼里是不是覺得我們林家的人都那么蠢,被你們這種渣男玩弄于鼓掌之中?”

    “林小姐。”王律師明顯慌張,“請你好好考慮一下,這是林氏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

    “不用考慮了,就這樣吧,你們的協議我不接受,以后也別來找我。”林南弦懶得跟他多說,直接結賬離開。

    “林小姐,林小姐,請等一等,您再考慮一下好不好?”王律師沒想到她這么干脆利索,直接就拒了,終于真正慌張起來,在身后跟了一路,直到林南弦坐上車,直接離開。

    才懊惱的站在原地,臉色灰白。

    他沒想到事情會沒談攏。

    他更沒想到的是林南弦坐上車后,眼中泛起得意,偷偷的從口袋里拿出手機,手機屏幕顯示正在錄音。

    將錄音內容聽了一遍,林南弦按了保存。

    好好的放起來,看窗外風景飛逝,她心里冷呵。

    事情還沒完呢。

    果然沒過兩天,又有人找上門來。

    助理過來告訴她,有人找,正在候賓室里等待,林南弦還在想是誰呢?一走進去,就看到林雪瑩坐在那兒見她進來,連忙起身,笑臉相迎。

    “南弦,你怎么不接我電話呀?我給你打了這么多通你都不接,我沒辦法,只好來找你了。”林雪瑩笑容溫和,還主動過來要拿她的手,貌似很親密。

    在沒有重生前,林二叔家的這對父女一直哄著她,她跟這個堂姐關系也一直不錯。

    可是現在林南弦往后退了一步,不著痕跡的收回自己的手臂,找了個椅子隨便坐下。

    淡淡的就找了個理由搪塞,“最近訓練很忙,手機就一直不在身邊,就沒聽到吧,你找我有什么事嗎?”

    林南弦精致面目泛著疏冷笑容,看著林雪瑩微微怔了怔,感覺到林南弦疏遠,她有些詫異。

    怎么覺得林南弦好像變得不一樣,林雪瑩慢慢坐下來,按捺心中詫異,先說正事,“南弦,我來找你,其實是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

    “說吧。”林南弦單手住著下巴,神態平靜。

    林雪瑩:“南弦,我懷孕了,已經一個月,是我跟顧澤仁的孩子。”

    她緊張的扶著自己的肚子,眼中泛起淚花,楚楚可憐的盯著林南弦。

    突然之間就從椅子上滑下來,蹲在林南弦身邊雙手,扶著林南弦膝蓋。

    “南弦,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歡他,可是,可是我們早就在一起了,我現在又懷了孕,你看在我們姐妹一場的份上,你放過他吧?”

    面對林雪瑩突如其來的求情,林南弦揚了揚眉,挺冷靜的問,“你懷孕了?”

    林雪瑩點頭,“是啊,我懷孕了,求你放過他吧,南弦,我知道你一直很善良的,你就放過他吧,好不好?”

    “確定是他的?”林南弦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

    她表情如此古怪,林雪瑩后背一陣寒,不自覺的蹙了蹙眉。

    很奇怪,林南弦沒有歇斯底里沒有生氣。

    “你這是什么意思?”林雪瑩有些看不清眼前的林南弦到底在想什么。

    “你知道嗎?兩天前顧澤仁的律師已經來找過我了,他說要跟我做一個交易。”林南弦聲音平靜甚至帶著笑意。

    “你想知道他跟我做什么交易嗎?”

    “什么?什么交易?”林雪瑩很詫異,原來顧澤仁在找了她的時候,已經提前讓律師找過林南弦了,這件事她不知道。

    一時心情,不知道該怎么形容,有種被隱瞞的惱怒感!

    林南弦笑了笑,也不說話,就從兜里掏出錄音筆,放到她面前,“我也不說了,你自己聽一聽吧,聽完了我們再說。”

    一陣沙啦的響,之后律師的聲音傳來,片刻后,林南弦看到林雪瑩臉色驟然慘白,差點忍不住笑出聲。

    但她忍住了,知道現在不是時候。

    “堂姐,我的好堂姐,你以為我不知道,不知道你跟顧澤仁之間的關系嗎?”林南弦看到林雪瑩渾身一場,雙眼發直的盯著自己,看來受驚不小。

    “你,你都知道了什么?”林雪瑩很震驚。

    心中升騰起一股快意,林南弦忍耐住了。

    搖著頭,嘖嘖,“我都知道啊。”

    林南弦單手撐著桌面,緩緩站起來,“你跟顧澤仁勾結在一起,覬覦我手里的股份,想從我手里騙走林氏集團的股份對嗎?”

    林雪瑩渾身猛的一震,腿軟的跌在地上,林南弦都知道,她都知道了,那他們的全盤計劃豈不是?

    看出她眼中害怕,拿著錄音筆,在林雪瑩面前晃了晃。

    林南弦:“可你知道嗎?顧澤仁他是什么樣的人?你以為,他會這么對我,就不會那么對你嗎?”

    盯著林雪瑩,林南弦故意一字一頓的道,“你知不知道,他跟寧晚喻有一腿啊!他們搞在一起,在背后里算計我們一家人,讓我們堂兄妹互相殘殺,最后他漁翁得利,跟別的野女人在一塊,現在,你還要來替他向我求情嗎?”

    林雪瑩猛的瞪大眼,臉上迅速泛起憤怒,她不知道,不知道顧澤仁居然這么惡心!

    原來自己也被利用了。

    林南弦緩緩垂頭,“堂姐,你怎么這么蠢啊?為他人做嫁衣裳啊!”

    林雪瑩臉色千變萬化,震驚之后,恍然回過神了,從地上爬起來道,“你說的都是真的嗎?你沒騙我?”

    林南弦撇了撇唇,看來對方也不好糊弄,可是呢,事實勝于雄辯。

    “我騙沒騙你,你自己去查查不就知道了?”林南弦似笑非笑的問她,“難道他沒跟你提過,要那百分之十的股份,你不會真的差點給他吧?”

    林雪瑩抿著唇臉色很難看,沒錯,顧澤仁確實跟她提過,自己也確實動了惻隱之心差點答應,她還準備說服林南弦后,回去跟老爸商量,真的這么做呢!

    可現在她改變主意了。

    深吸一口氣,林雪瑩至少還記得要表面文章做好了,就拍這一張小臉,笑的比哭還難看,“我知道了,南弦,是我太蠢被他騙,我會回去調查清楚的,今天的事你就當我沒來過。”

    說完轉身就走,那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咚咚的,林南弦多怕她把地板給踩穿了。

    “堂姐,您走好!”林南弦在背后搖了搖手,歪著頭,笑望她離開。

    腦海里想象著林雪瑩跟顧澤仁對峙的場面一定會非常有趣。

    人賤自有天收,惡人自有惡人磨,就讓這兩只狗狗咬狗一嘴毛,林南弦冷笑一聲,將錄音筆揣回兜里,收拾準備回醫院,照顧林南陽。

    到了醫院,林南陽正坐在窗前輪椅上,望著窗外發呆,見到她來,就笑著喚了一聲,“小弦,你回來啦。”

    林南弦微笑,走過去蹲下,雙手攏著林南陽的手,貼在臉頰,她乖巧的伏在他雙腿上,輕聲說,“哥,我今天又教訓了那些壞人一頓,很快,很快我們就可以一家人團聚了,等我完成這一切,我們一家人就好好的,你也一定要好起來,趕緊清醒過來……”

    從林南弦這邊得知的情況,林雪瑩回去后,立馬大發了一頓脾氣,她手里家人把事情調查清楚,結果,還真的是林南弦說的那樣,他們父女兩個被顧澤仁給忽悠了!

    那個賤男人居然真的跟那個寧晚喻搞到一起了!

    林雪瑩氣得幾乎發瘋,林二叔倒是無所謂,翹著腿,拿著手機,刷來刷去,哼了一聲。

    他鄙視的說,“早就跟你說了,顧澤仁那小子不老實,要不是看他有用,林南弦又眼瞎看中他,我才不會讓你去接近這種渣滓!”

    林二叔這么一說,林雪瑩就陡然冷靜下來,確實,他們的目標一直都很明確,就是林氏集團所有的股份。

    他們倆便談不上誰利用誰,只不過她跟顧澤仁在一塊久了,忍不住生出點感情。

    畢竟顧澤仁的嘴太會哄人!

    看她不再發飆,林二叔抬頭瞄了她一眼,垮下臉色道,“你與其在這里為了那么個上不了臺面的東西費心思,還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搞定林南陽這件事兒。”

    他已經想方設法想靠近林南陽,可景祀手段太高,把那療養院圍得鐵桶一般,他們的人根本接近不了。

    為了見林南陽一面,林二叔只能避著景祀故伎重施,想從林南弦那邊下手,可林南弦卻避著他。
    
香港赛马会详细地址 股票分析网站哪个好 今日短线股票推荐 成熟的股票指数 全球股市指数 金牌配资 二六三股票 财富牛配资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指数 权威配资 苹果股票行情实时查询